茶桶

宅腐双修,博爱,不善言语。
私人杂物堆放地,CP粉。
微博茶桶儿,欢迎同好一起玩耍。

【M2NM2/NM/M2M】笼

注意事项:这一篇虽然表面是玛特和尼亚,但本质上他们爱的依然是梅罗。

其实我一直不是很能接受玛特和尼亚这个配对,但上次在群里和大家讨论,结果我说服了自己……如果是为了怀念梅罗而走在一起的话,我也是接受的,于是写了这一篇出来,只是想表达一下对梅罗的想念吧。

这一篇真的写的不怎么好,但是却不知道怎么去挽救,而且有点偏意识流。

希望你们能够喜欢吧……另外求建议OTL

食用推荐BGM:我也很想他-孙燕姿


梅罗死后的第三个年头,玛特与尼亚在他的祭日里重逢。

“好久不见,玛特。”

尼亚向玛特打了招呼,玛特似是有点惊讶,愣了一下才点头回应。

“你也来看他,真巧啊……”

玛特拉开了罐装的啤酒拉环,倒了一些在墓前,然后仰头一饮而尽。

“这是他最喜欢喝的啤酒,你也带了东西?”

玛特瞄了一眼尼亚手中的巧克力,他认得,那是梅罗经常吃的牌子。

“嗯。”

尼亚轻轻应了一声,将巧克力掰下一块递给身旁的玛特。“要吗?”

玛特没有犹豫地接过,巧克力融化在口中,有种怀念的味道。

自梅罗离开,玛特再也没有尝过巧克力,如今陌生又熟悉的味觉又让他忆起梅罗的亲吻。

“我记得你,不怎么喜欢吃这个。”

玛特将最后一丝带着微甜的浓可可味吞咽,看向一侧的尼亚,他正在不断咀嚼剩余的巧克力,玛特并不觉得他这样做会将这一大块褐色固体变得好吃。

“现在可以接受了。”

“噢。”

空气意外的沉闷,两人伫立许久,面对着没有照片的墓碑,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我要走了。”玛特打破了二人之间古怪的氛围,拍拍身上沾染的尘土,然后一转身,潇洒地挥挥手。

“一起吧。”

身后的尼亚一改往常,跟上了玛特的脚步。

他们走进市中心,冬日的太阳稍显慵懒地撒在街角咖啡店的玻璃门上,反射出一点点光芒。

 

“你想他了吗?”

咖啡的香气盘旋在二人之间,片刻的沉默后,玛特先开了口。

不等尼亚回答,玛特又补充了一句:“我很想他。”

“……恩。”

 

玛特从来没有想过他和尼亚会因为这样一个原因而走在一起,自那以后他们同居了。

“尼亚,我要出去一下,今晚会晚点回来。”

眼见玛特坐在玄关处绑好了马丁靴的鞋带,就要往屋外走,尼亚喊住了他。

“带我去。”

尼亚的眼神很坚定,玛特叹了口气答应了,他们的目的地——酒吧。

“嗨Jack,照旧。”

玛特驾轻就熟地带领尼亚穿过闹哄哄的人群,来到吧台的一角,向年轻英俊的调酒师说道。

“哟玛特,今天带了新朋友来?”

调酒师微笑着把威士忌推给玛特,然后询问尼亚:“先生,要什么酒呢?”

尼亚还在一边卷着头发一边思考着,玛特已经替他回答:“不用。”

“玛特,让他给我来一杯梅罗常喝的吧。”

见玛特不答,尼亚又继续道:“玛特?”

“Manhattan,给他来一杯吧。”

放下酒杯的玛特只是看了尼亚一眼,又自顾自拿起酒杯继续喝。

 

红色的酒被放到尼亚眼前时,他的脑海里便浮现了梅罗红红的眼角,尽管梅罗一直喜欢穿黑色的皮衣皮裤,但是红色其实很适合他。

尼亚端起酒杯啜了一口,偏甜的酒味使他不由自主就皱了眉,他似乎连口味也和梅罗对着干,但是尼亚不得不承认这酒香味浓馥,口感极佳,正如梅罗。

在尼亚走神期间,玛特一直盯着那杯酒,杯底的樱桃让他回想起梅罗喝到最后总喜欢将樱桃梗打结,然后举到他跟前颇为得意道:“玛特你看,听说能用舌头把樱桃梗打结的人,吻技高超呢。”

然后玛特会疯狂地亲吻那一张嘴,试一试是否真的那么高超。

 

尽管这杯酒看上去是那么无害,但却是不折不扣的烈酒。没几口,不胜酒力的尼亚便觉得有点晕。

玛特从他的手中夺过酒杯将余下的酒悉数饮尽,浓郁的芬芳与苦甜味不断侵入喉头,余后剩下的只有火辣。就像梅罗,充满了迷惑性,却能致命。

 

付了酒钱,玛特迅速打车将已经醉了的尼亚带回家,尼亚很快就睡着了。

指针在11点,如果是梅罗还在的从前,他们这会应该还在酒吧,梅罗会继续喝点什么或者干脆逗逗他。

又或者,他们会骑着机车到什么地方继续high,然后梅罗会拥抱他,会亲吻他。和梅罗出去他从来不敢喝多,因此每每亲吻醉意都是梅罗传递给他的。

玛特感到心烦,他洗过澡从冰箱里拿出普通的啤酒,回到房间,窗外淅淅沥沥下雨了。

他仰头喝了一口啤酒看向墙上的挂钟,11点45分。

现在的他大概正准备带着烂醉的梅罗回家,然后将他费力地扔到沙发上面,梅罗会嘲笑他一个大男人真逊呢,他祖母绿的眼睛在幽暗的夜色里闪闪发亮,每每都让玛特失了方寸。

 

他又喝了一大口,啤酒的微苦充斥口腔。

梅罗不喜欢玛特的烟味,因此更愿意和玛特在一起喝酒,第一次尝试啤酒的两个少年上瘾一般喝得酩酊大醉,在第二天又会嘻嘻哈哈地互相埋怨。

回忆实在是太多了,玛特不禁握紧了这一罐啤酒,液体由下至上溢出,空气中带了点微苦的味道。

指针指向了12点整,他望向窗台,梅罗如昔日一般倚在旁边的墙上,右手拿着啤酒罐支在抬踩窗台瓷砖上的右脚,而左脚则是放松地搭下来,有一下没一下地晃动。

他听见梅罗对他说:“干杯,玛特。”

于是他将伸直了握着啤酒的手对着那个虚幻的身影说:“干杯。”

液体一饮而尽,他再看过去,什么都没有,只余窗外郎朗皎月。

“晚安,梅罗。”

 

尼亚醒来时已是日上三竿,他感觉头昏昏沉沉还有点痛,这种滋味真不好受。

玛特正站在阳台外吸烟,听到动静他也只是淡淡说了一句:“醒了?早餐在桌上。”

接着又吸上了几口烟,吐出最后一丝烟雾,然后将烟狠狠摁熄。

他们的日子一向过得很平凡,尼亚有时候会想这样是否失去了生活的热情,也许梅罗在的话会给他们带来不一样的东西。晚餐过后玛特又选择了外出,这次尼亚没有跟上。一整天谁都没有再提起昨晚的事,尼亚从冰箱里拿出最后一块巧克力,看来又到了补货的日子。

周末,两人难得地骑着机车去了一次海边。

他们偶尔会向对方提出一些活动,然后用自欺欺人来满足自己。就好比如,玛特载着梅罗来到海边,他们欢快的相拥接吻。

尼亚搂着梅罗的腰,梅罗开机车总是太快了,让他不由自主搂紧,然后梅罗带他去他爱的地方,给他一个热情的拥吻。

尼亚已经很久没有和梅罗来过海边,梅罗总是会给他意外的惊醒,就像17岁那年梅罗突然瞒着其他孩子只带了他一人,然后他们在海边尽情玩耍,在沙滩上滚了满身也毫不在乎。

梅罗给他专属的甜蜜的吻,阳光照耀下他的金发闪烁着温暖的光芒,梅罗的触摸是那么的美好,他淹没在甜腻的巧克力气息里,然后按捺不住内心的悸动狠狠地撕裂梅罗。

 

他们捡到了彼此都认同的最美的贝壳,然后把它收藏在房间的柜子里头,那个柜子承载了太多,已经要满满当当地塞不下了。

夜幕降临,海边呈现静谧的黑暗,他们骑着机车回家,然后尼亚买上了一大堆食材,再来个烛光晚餐那就很完美了。

他们在摇曳的烛光中碰杯,红酒带着稍微苦涩,进入喉头又满是芬芳。

他们在音乐中踩着舞步,轻轻柔柔的,在结束的那一刻给彼此一个吻,但是却只找到了满是酒味的舌头,没有一丝丝巧克力的香甜。

于是他们说,好像缺了点什么,在收拾好一切之后,浓郁的巧克力味充斥了整个屋子,他们在这种气息下入睡,仿佛就可以做一个美梦。

 

圣诞节的时候,尼亚和玛特一起买了听说是限量版的巧克力蛋糕作为对这个日子的纪念。

金发少年的照片安好地嵌在相架里头,摆在桌上的巧克力蛋糕旁边,少年明媚的笑容里又带了一分的邪气。

“Merry Christmas”

 

伴随着钟声与人们的欢呼,一年又过去了。某天早晨尼亚换上了新的日历,不断撕着前面过去的日子,然后停留在了新的一页上。明天就是梅罗的祭日。

那一天玛特很早起了床,带上早就准备好的梅罗喜欢的Manhattan和尼亚一起到了墓地。

他们耗了一整个上午的时间才回到家,似乎这一天的时间特别难熬。

夜晚,两人不约而同给出了暗示,互相触摸对方的肌肤,然后推推搡搡之间就倒在床上。 

他们很少做,即使同居了好几年但次数依然寥寥无几,而他们却是知道的,这背后里真正的原因。

他们从不刻意想起,也不会刻意提起,但似乎在这一天他们才会特别想念那个名叫梅罗的男人,所以急需做点什么刺激的事情好让头脑变得空白。

恋人?或许。他们一直保持着这种似是而非的关系。

双方的手指不断在彼此身上游走,凭着记忆里的样子,给出对方想要的反应或者直接用语言说出来。

也许他们从来都不曾靠近过梅罗,尽管曾经肌肤相贴,亦或肝胆相照。可最后,那个少年只属于他自己,走向了远方。

玛特的头发已经被汗打湿,尼亚封住他的喘息,激烈交缠的肢体让床发出了稍许的吱呀声。

尼亚清楚的知道,他们只是通过眼前的人,去捕捉梅罗的踪迹。彼此心知肚明,但哪一方都不肯捅破。梅罗就像一只豹子,从不会为谁驻足停留。

在高潮来临的那一刻,两人似乎都得到了解脱,不住的喘气。

但是,梅罗的呼吸,梅罗的声音,近在耳侧。

周遭全是梅罗的气息,将他们淹没在这狭小的房间。

梅罗……梅罗……

最终,他们还是没有逃脱这个牢笼。

 

End

评论(9)
热度(7)
©茶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