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桶

宅腐双修,博爱,不善言语。
私人杂物堆放地,CP粉。
微博茶桶儿,欢迎同好一起玩耍。

【代我】young and beautiful(十一)

鹿代九岁的时候,我爱罗二十九。


最近鹿代有点烦恼,尽管他开始显现了奈良家的老成,但依然还是个小孩子。

这段时间学校里流传着幽灵事件,鹿代本是不信的,但却在某个晚上被博人等一群人拉着作伴去后山的小树林里举行试胆大会,于是悲剧就发生了。

寂静的夜晚,举目都是黑漆漆的,偶尔有风将树吹得沙沙作响,显得很是荒凉。一群孩子已经露出了些许惊慌,却还是倔强地攒紧身旁人的衣袖,哆哆嗦嗦地缓缓前进。他们已经走了大半的路程,眼看就要走到他们定的所谓的终点了,然而不远处却出现了几簇小小的鬼火,散发着幽幽蓝光,在半空中四处飘荡。

这下,大伙惊慌失措,顿时犹如鸟散,急急忙忙哭着喊着往原来的方向奔跑。孩童们的声音引起了周围村民的注意,各家各户纷纷出门查看状况,却发现一个一个大哭包。博人哭得尤其凶,豆大豆大的泪珠滚落,让人心生怜爱的同时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将孩子们安抚好后,各家的父母也找过来了,在互相道别后又高高兴兴地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鹿代被手鞠一路牵回家都是面无表情,手鞠还在担心他到底是真淡定还是吓懵了,却见他一头栽在沙发上,把脸埋在柔软的抱枕里,久久都不肯抬头。

虽然鹿代一直表现得像个小大人,但果然毕竟还只是个孩子呢。意识到这点的手鞠本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而是轻轻环住了鹿代给他一个温暖的拥抱。

因公事繁忙的鹿丸在将近凌晨才到家,打开门就看见一大一小互相环着在沙发上熟睡。他无奈地摇了摇头,真是的,小的就算了,大的也这么让人操心。

他小心翼翼地将他们一一抱回房间,尽管鹿丸动作非常轻,手鞠作为一个忍者而培养出的高警惕还是让她在睡梦中醒来。

等确认了鹿代还在熟睡中,手鞠将来龙去脉讲给鹿丸听,“明明很害怕,却还要一直逞强,你说他到底是像谁呢?”

“嘛,谁知道。”

鹿丸只是露出一个轻笑:“这小子有时候也挺可爱嘛。”

“是呢,当听到他说害怕再也见不到我们的时候我也愣住了,这真不像鹿代会说的话。”手鞠想着想着又笑起来:“真的好久都没有见他在妈妈怀里撒娇了呢。”

鹿丸搂过妻子,看着鹿代房间的方向,似是受到妻子的感染,也情不自禁笑了出声。

“毕竟还是个小孩子呢。”


转日,学校后山有幽灵一事就被疯狂传开,后来校长亲自出面解说那其实是自然现象甚至还让老师现场教学才平息了这场风波。

鹿代只觉得自己的感情都被消费了,低气压了一整天,到家时只想好好和母亲解释,可惜手鞠在早晨就忍不住打电话给亲爱的弟弟分享这件事,让鹿代觉得自己九年的生命又多了一个污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晚上生闷气任凭手鞠怎么哄都不肯出来。

最后还是我爱罗一个电话打过来了,鹿代接过电话后闷闷地道:“舅舅小时候会害怕鬼怪吗?”

“会哦。”

“那,舅舅现在还怕吗?”

话筒里传出我爱罗低低的笑声:“怕。所以鹿代要保护舅舅哦。”

“恩!其实那些都是假的,鹿代会成为一个男子汉,保护舅舅。”

“好,舅舅等着那一天,所以鹿代要好好吃饭,好吗?”

“知道了,舅舅给我一个晚安吻好吗?”

对面沉默了几秒,轻轻的“啾”声想在鹿代耳里,让他觉得耳朵好痒好痒。

“晚安,鹿代。”

“晚安,舅舅。”

挂了电话的鹿代坐到餐桌上大口大口吃着饭菜,默默地又在心里添上了一笔。

而这件事时不时都还被手鞠拿出来津津乐道又是后话了。


评论(26)
热度(69)
©茶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