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桶

宅腐双修,博爱,不善言语。
私人杂物堆放地,CP粉。
微博茶桶儿,欢迎同好一起玩耍。

【重发】月L——亲吻鱼(清水完结)

被屏蔽,很气,怎么改都不行,能不能出一个替换tag的功能,每次改tag总有文章被屏蔽,我艹尼玛。

12年写的,很老的文了,第一篇同人也是第一篇DN的,以为写了就不会再写,结果现在已经写了好几篇

亲吻鱼


那是个闷热的午后,天空灰暗,云层厚得仿佛下一刻就会因承载不住重力而降落人间。

夜神月不甚在意地在床上翻滚了几下,明明很疲倦,但是却毫无困意。

房外传来屋子的开门声,然后甜美的女声从门后传来:“月,月,我买了蛋糕回来哦,今天是我们同居一周年的纪念日,我们在家里过好不好?”

虚掩的房门被推开了,长相纯美身着白色连衣裙的女生满面笑容地跑到床边坐下,搂着心爱的人的胳膊。

“海砂,我说过多少次在我睡觉的时候不要打扰我?”夜神月不耐烦地看了女生一眼,从床上坐起。

弥海砂带着点讨好把手环上了夜神月的脖子:“海砂错了,月不要生海砂的气好不好?今晚海砂煮月喜欢吃的菜,月就原谅海砂吧。”

夜神月抚摸着弥海砂柔软的金发,在她的额上印上一吻。

“那么,海砂你去吧,我在房里休息一下。”

弥海砂笑着走出了房间。

硫克发出笑声:“月,海砂对你真好啊。”那音调诡异得让夜神月很不舒服,仿佛是强者对于弱者的嘲笑。

“硫克,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

硫克挠了挠脑袋,歪着头;“只是觉得L死后感到很无聊罢了,晚餐我就不打扰了,月。”死神说完便飞了出去。

夜神月走到落地窗前,看着黑压压的天空,想起了那个同样闷热的午后。


夜神月和龙崎被一副手铐拷在了一起,命运也从那刻相连。

龙崎的睡眠时间很少,夜神月便强制他和他一起睡。每晚夜神月都会搂着龙崎,用体温去温暖那个蜷成一团毫无安全感的人。

在某个闷热的午后,龙崎解开了双方的手铐。夜神月感到困惑,等待着龙崎给他回答。

龙崎那双无神的大眼直视着他,良久才说道:“太闷热了,很不舒服。”

夜神月有些微失望:“是吗?我还以为……”话被打断,龙崎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没觉得月君的嫌疑消失呢。明明月君就是基拉。”

夜神月的眼睛染上了愤怒的颜色,拳头攥紧,挥向了龙崎。不料被龙崎先一步用手挡住。

“月君这是恼羞成怒了吗?”

也许是内容的嘲笑也或是音调的戏弄,夜神月提起龙崎的领子就是一拳,两人随即打了起来,而龙崎赤裸的脚板则是被地上冰冷的手铐刺激了一下,夜神月便趁着空当把龙崎压在了床上。

两人对视,谁都没有打破沉默,秒针的走动在狭小的房间里被无限放大。

龙崎的眼睛大且无神,但是异常幽深,夜神月无法从中读出信息。

等夜神月准备起身时,龙崎却环住了他的脖颈,柔软带些微凉的唇贴上了夜神月温热的唇,夜神月惊讶地睁大了眼,而龙崎也没有闭眼。只是蜻蜓点水般的吻,但夜神月的心里却犹如石头投进湖里,激起一圈一圈的涟漪。

“月君知道亲吻鱼吗?它们也会和同性亲吻,但是其实是在争斗。”龙崎的声音带点沙哑,但非常动听,夜神月看着他淡色的唇,突然就起了欲念,想要让那双唇染上颜色,想堵住那张尽是说些挑衅的话的嘴,想听不同于平时的声音从那个人的喉咙里发出。

夜神月深深吻了上去,舌头撬开了龙崎的唇,与龙崎的舌纠缠,发出了滋滋水声。一个漫长的舌吻,分不清是谁的呼吸急了,辨不清是谁的心思乱了,他们在此时仿佛是融在一起的,就像一把剑里有两个灵魂,谁强便谁生。

“月君真像个不服输的小孩子,我也是。”


在那之后,他们出现争执便会以吻结束,龙崎曾戏说夜神月是亲吻狂。

龙崎死的那天,夜神月俯下身虔诚地亲吻他的每一根手指,从脖颈一路吻上额头,再停留在他的唇上。

“龙崎,我们的争斗,是我赢了。”


回过神时弥海砂已经做好了一桌的菜,烛光,红酒,音乐,一切是那么浪漫,夜神月毫无感情地看着这个为他疯狂的女生,弥海砂要求夜神月吻她的唇,而他也只是吻了她的唇角。弥海砂问为什么,夜神月却用结婚再吻的理由打发了她。

夜神月知道,除了龙崎,他再也不想吻别人的唇。

Fin.

评论(10)
热度(50)
©茶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