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桶

宅腐双修,博爱,不善言语。
私人杂物堆放地,CP粉。
微博茶桶儿,欢迎同好一起玩耍。

【柳沈】与你同去

大家中秋快乐!

没有写柳沈已经一年了,当初的点梗也没有写完,真的很抱歉QAQ

我没有忘记,也没有爬墙,现在已经成为工作狗,每天上完班都觉得好累好累,没有心思写文,一拖便这么久,感谢还在关注我的小天使们!太久没有写,手好生,希望不会太过OOC,请大家多多包涵QVQ


中秋夜,团圆节。

八月十五的当晚,家家户户趁着月色正浓赶忙在屋外设大香案,摆满祭品。

红烛高燃,全家人依次拜祭月亮,然后由当家主妇切开团圆月饼。

本是一个美满的日子,奈何世事无常,变数不断。

沈清秋收走最后一个魂魄,将他交给鬼差引渡,还来不及有什么感想,便听见山脚下的村庄发出人们的欢呼声。

只见一个一个用竹条扎成的灯笼,糊上色纸,内燃烛火用绳系于旗杆上,挂于家屋高处。

沈清秋知晓这是小女孩所说的“竖中秋”,只是现在只余哭泣声从木屋内传出,而这一声一声悲泣,逐渐模糊在越发热烈的欢笑中。


“不走吗?”

闻言,沈清秋知是柳清歌来了,他转过身看着面前还拿着捆魂索的鬼使,又转头回看村庄。

“人间总是不缺热闹,我想多待会。”

“恩。”

黑衣的鬼使只是与他并肩站着,眼里看不出悲喜。

沈清秋再向下看,只见村庄里的年轻男女成双成对往河边走去,放下一只又一只灯船,随着河流缓缓远去。


沈清秋记得,他刚升任为白无常那天,正逢人间的中秋,便在工作之余观赏了一番人界的月色。

地府只有黑白,即便是过节日,灯笼燃上魂火也是冷淡的色彩,丝毫没有人味。

他在人间尽情够了,却带回了柳清歌的魂魄。

那时候柳清歌身着一袭青白衣衫,躺在满湖灯船的岸上,似是还有一口气,但是灵魂却不断往外飘。

后来柳清歌成为了黑无常,他便再也没有看过他的白衣,似乎从上任的那天,黑衣便是他的象征。


“黑无常呀,你还记得你死去的那天吗?”

柳清歌似是对他莫名其妙的发问感到疑惑,“我已经没有为人的感觉。”

沈清秋却是没有接话,继续看那璀璨的灯河。

鬼生漫长,人的一世脆弱而短暂,作为引魂者,他们已经以另一种形式活了太久太久,虽说他们早已被剥夺了五情六欲,但有时候沈清秋会想,如果让他选择,他还是会想成为人。


“不说这个了,难得在人间过节,一起可好?”

柳清歌点点头,陪着沈清秋抬头看上天空那轮皓月。

“听说对着月亮许愿,就能够实现。黑无常你想再世为人吗?”

许是觉得沈清秋今天的话都太过奇怪,柳清歌沉默了许久,才给出了回答。

“如果你要轮回,我会陪你。”

而沈清秋则是突然笑了起来:“哈,怕是我先你一步了。”

“那我会找到你。”

“好。”


沈清秋已经在鬼界任职满了五百年,只要阎王准奏,明日便可饮下孟婆汤,踏入轮回井,生生世世按自己所愿去过想要的生活。

柳清歌死去那天他偷偷在一旁看判官的生死簿,自此记住了这个美丽的名字。

他想叫一声柳清歌,但还是忍住了,黑无常才是他的身份。

在他卸任的那一刻,他终于叫了一声柳清歌,面前的人愣了许久许久,回应了他。

就像每次他有危险时,柳清歌都会赶到他身边除去恶灵,他相信柳清歌很快就会找到他,一如他们初见那时,柳清歌没有丝毫犹豫,就与他同去。

Fin.


文中的拜祭月光,挂灯笼和放灯河是查百度古人如何过中秋作为参考写的,并非自己原创,特此说明。感觉这篇贺文也没有很贺文……

评论(4)
热度(55)
©茶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