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桶

宅腐双修,博爱,不善言语。
私人杂物堆放地,CP粉。
微博茶桶儿,欢迎同好一起玩耍。

【柳沈/短小的生贺】他和猫

啊啊啊好幸福好甜啊!!!!感谢弟弟!!!抱住弟弟狂亲!!!❤

white fuckerrrrrrr:

食用说明:

1、祝我的哥哥 @茶桶 生日快乐!!!!虽然晚了一天(x

2、轻松撒糖原著向,老夫老妻,沈老师一大把年纪了还要玩个羞耻play系列(不是)

3、我连猫都没有,我真失败……!

4、结合原创三十题16:“我和猫你选哪个?!”


他和猫

Writer by White Fuckerrrrrrr


柳清歌觉得自己的地位岌岌可危。

修真界大佬,武斗派一哥,百战峰峰主柳清歌嘴角的弧度冷硬得可怕,连带着眼神都沉甸甸的,如同乌云压境。

乘鸾因为他的情绪波动在剑鞘中微微震动起来,柳清歌的手握紧又松开,反反复复很多次才终于忍住了拔出乘鸾的冲动。如果现在他在的地方是他的百战峰,估计早就已经百里之内不见人踪了。

可问题是,他不在。

柳清歌闭了眼长出一口气,下一秒猛然睁开眼,狠厉地目光直接包含了他此时此刻内心所有的呐喊:

滚下去!!

但是被他用这种魔族见了三秒之内果断跪地痛哭求饶的目光所直视的生物却只是兴致缺缺地打了个哈欠,非常慵懒地抬头给了他一个看智障的眼神,再果断一扭头,充分表明了自己对于柳清歌的不屑一顾。

柳清歌仿佛听见了自己脑海中乘鸾出鞘时的美妙声响。

然而就在这种但凡正常人都会消停的场合,有个人非常恰到好处地,出声了——

“清歌你别把毛毛吓着了。”

这语气七分柔软三分埋怨,然而很不幸,七分那个是对着刚被柳清歌瞪完的生物的,三分那个才是对柳清歌的。

柳清歌:“……”

很好沈清秋,你怕是活腻了!!

气到无言的柳聚聚狠狠磨了磨牙,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把赖在沈清秋怀里并还愉快地扒拉着那人衣领的四脚动物拎起来扔出这个门!!

自从清净峰上有了这个小家伙之后,沈清秋心中的排名榜就已经自动更新成了这样——

猫>>>世界万物

最开始的时候柳清歌还很天真地以为猫这种小动物最多也就让沈清秋沉迷个几天而已,等到已经快半个月都没能成功把沈清秋的注意力从那只猫身上拉回来,柳清歌才发现大事不妙了。

期间尚清华来过清净峰一次,他在看见沈清秋慈祥地逗猫玩的那一瞬间就默默拍了拍柳清歌的肩,满脸都是不加掩饰的节哀顺变:“师弟,放弃吧。”

然后他就被柳清歌黑着脸踹出去了。

然而事实证明,尚清华的话虽然很扎心,但是真的很确切。现在沈清秋在苍穹派的画风已经变成了:天冷了,单身的多加加衣服,有对象的多抱抱对象,我就不一样了,我有猫。

沈清秋他对象柳清歌觉得自己也是要面子的。

虽然是不太爽沈清秋一天到晚就围着那只被宁婴婴取名叫“毛毛”的猫转来转去,但柳清歌也还没有到非得和一只动物争风吃醋的地步。

——这是他曾经的矜持和骄傲。

这种骄傲,在某一天他外出降魔归来后直接升华成了不和那只猫怼到底不罢休的怒火。

那天柳清歌乘着夜色归来,许久未见自家仙侣的柳峰主给岳清源汇报完毕后就马不停蹄地赶去清净峰想和对象温存一下缓解缓解体疲劳,说不定还能为爱情鼓鼓掌来个桃色夜生活,如此想想世界真是无比美好。

柳清歌的想象如此凹凸有致丰满曼妙,问题是他所面临的现实已经不仅仅是骨感了,那直接就是一副白皙光滑的骨头架子。

一张床,两个枕头,一张被子,两个人,中间隔着一只猫。

柳清歌躺下后盯着竹舍的房顶半晌,觉得某个环节似乎是出了不小的偏差。

他略略侧过头,沈清秋温和无害的睡颜就在他眼前。那人侧着身子面向他的方向睡得很是安稳,呼吸舒缓,散落到胸前的长发随着胸膛轻微地起伏着。沈清秋突然轻微地动了一下,原本规规矩矩放在脸旁的手向柳清歌的方向伸了伸,然后一把搂住了——

睡在他们中间的那只猫。

柳清歌:“……”

子时竹舍,柳清歌猛然意识到,自己遇上了一个不得了的巨大危机。

于是从那天开始,柳清歌就走上了和那只该死的猫互怼的道路。

然而那只猫对柳清歌的怨念丝毫没有反应,依旧该怎么往沈清秋怀里钻就怎么钻,偶尔还会当着柳清歌的面直接钻进沈清秋的衣服里面,只露出一个脑袋来甩给柳清歌一个高傲而蔑视的眼神。

被如此挑衅的柳清歌很气,但偏偏沈清秋还非常高兴地撸着猫。柳聚聚望着欢快撸猫的沈老师脸上表情变换莫测,搞了半天也还是没狠下心把那只猫拖出来凌迟。

于是柳清歌与猫互怼这个场景逐渐就转到了柳清歌被猫怼这上面来。每次那只猫趾高气昂霸占沈清秋的时候还不忘送给柳清歌一个“傻了吧渣渣”的眼神,气得柳清歌牙疼,但最后还是败在了沈清秋那关。

谁让他那么喜欢沈清秋笑起来的样子。

——然而一码归一码!喜欢沈清秋不代表他要连带喜欢那只猫!!!

在第五次试图与沈清秋一起为爱情鼓掌失败后,柳清歌终于忍无可忍地找上了誓与主子同生共死的病入膏肓沈清秋。

当百战峰峰主黑着脸踹开竹舍的时候,看见的就是沈清秋保持着捏肉球的动作一脸懵逼地看着他,那模样看起来还挺赏心悦目。

……我大概也病入膏肓了吧。一瞬间柳清歌的内心有点木然。

“沈清秋。”柳清歌向走近自家对象,在一个他们几乎就要碰到鼻尖的距离上直视着那人的眼睛,嗓音清冷。这个带了些许压迫感的动作让沈清秋情不自禁地往后缩了缩,有些心虚地移开了视线:“清、清歌……”

——“猫和我,选一个。”

直接切入正题的柳清歌看着沈清秋愣了一下,他表情微妙了好一会儿后才弯起眉眼无奈地笑了起来:“抱歉清歌,我有点过火了。但是我是真喜欢猫。”

听见这句话柳清歌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眼底真的开始染上了怒意。然而沈清秋这时候弯下腰把猫放到了地上,直起腰的时候眼角甚至耳尖都带着绯色。柳清歌冷着脸看着沈清秋僵硬地动了动喉结,神色变化得飞快,最终定格在了一个视死如归的表情上。如果忽略掉他脸上的红色,柳清歌会以为他准备一个人单挑五万魔族了。

沈清秋向柳清歌的方向走了一步,距离近到他刚好能凑在柳清歌耳边说话。沈清秋有些急促的呼吸喷在柳清歌的耳廓上时,后者感觉自己的心跳声已经在耳朵里炸开来了。

“清歌。”沈清秋小声地说道,声音因为紧张而有些僵硬。因为站位的原因柳清歌看不见他的脸,却不难想象那人此时是怎样的表情,柳清歌其实气都消了一大半了,可后面那句话才是真正的暴击:

“我养猫,你养我吧。”

——“■。”


当天晚上,他们愉快地为幸福而鼓掌了,鼓得非常用力那种。

更让柳清歌觉得可喜可贺的是,沈清秋因为一见到猫就会不受控制地想起他花了一辈子的羞耻心说出的那句话而非常想去上吊自杀,于是毛毛被交给了宁婴婴养。

不过从那天起,柳清歌觉得,自己大概开始喜欢猫了。


他喜欢的人声音放得很轻,紧张和羞耻感让他的声线似乎蒙上了一层水汽,变得柔软无比:


“喵。”


END

——————————————————

祝我哥哥生日快乐!!!在柳沈这个圈子里第一个和我一起愉快玩耍的太太呜呜呜!!新的一岁祝万事如意!工作加油,也要保重身体哇w!

我随时可以听你脑洞哦嘿嘿嘿w

最后还是,生日快乐嗷!为你献上师尊的一声喵!(被乘鸾捅死x

评论(1)
热度(407)
©茶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