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桶

宅腐双修,博爱,不善言语。
私人杂物堆放地,CP粉。
微博茶桶儿,欢迎同好一起玩耍。

柏拉图恋爱式(521单身狗继续快乐,下篇完结)

啊,两年多不写文,只是拿来练手的,手好生啊,于是在写文中度过了表白日,万岁~

柏拉图恋爱式



外面的天是阴沉沉的,不像昨晚的凉爽,今天的天气异常闷热。

梁风笑笑,闷热才好,让你们这群情侣秀恩爱,热死最好。


街上大部分都是情侣们携手而行,但也不缺乏行色匆匆的单身狗。梁风把耳机的音量稍稍调大,将自己与外界的吵杂隔离,他缓缓走向离家不远的公园,在一处偏僻的角落坐下后,郁闷的心情才得到些许缓解。

他躺在草地上,舒缓轻柔的音乐响在耳侧,他的思绪飘得很远,在今天,他非常想念那个人。


那时候梁风是一个成绩平平的高中生,唯一的乐趣就是打游戏。而对方已经是相对稳重的大学生,在学业与精神上都给予他莫大的支持,他对那个人的感情很复杂,有感激,有仰慕,有依赖,但更多的是愧疚。他一直侥幸得到这份精神上的归属,对方从来不会勉强他讲不愿讲的事,但会在他心情不好的时候给予安抚,他最开心和最难过的日子里他都陪他一起度过。

在他们交好半年后,对方就出社会实习了,初次接触所谓真实的社会难免四处碰壁,日子过得不怎么好,梁风也只能干着急,除了言语上的安慰,他无法为他做点什么。

后来对方的实习也没有什么波折了,生活又趋于平静,回复了之前的安定。

对方嘱咐他好好学习,将来如果能够在他的城市上大学,他们要一起爬山看日出。梁风在电脑前重重地点了点头,才发觉对方根本看不见。期待相见的喜悦和面对真相的恐惧,矛盾的情感交织着让他困扰了好一阵子。但他还是不后悔当初他的选择,他喜欢他,只是在某些方面出了错误。


后半年,对方毕业,在实习单位正式工作,忙得焦头烂额。但是仍然会每天发信息给梁风,有时是寥寥几句,有时则只有一句晚安。他们其实有保留对方的电话号码,但不知出于何种默契,两人从来不打电话。

正式道别的那一晚,对方一遍一遍地追问为什么,有着往日不曾有的执着。

梁风各种推辞,后来实在没法了就说了一个愚蠢的谎言,他能感觉出对方在那一刻很无奈很愤怒,一定是无法忍受他这么多的欺骗吧,他拆穿他一个又一个的谎言,说了一句:“难怪别人都说,人一旦说谎,就要用很多个谎言来圆谎。”

梁风感觉好冷,这种冷是由内而外的,他接到了他的电话,他不敢发出声音,对方也只是和他说让他好好注意身体,不要再拿自己来开玩笑。电话挂了后,QQ上的最后一条信息便是:删了我吧。

于是,从此,他们不再联络,那一晚,梁风翻看从前的记录,眼睛哭得红肿,第一次为别人哭得这么惨兮兮,但再也没有人安慰。


睁开眼,天空开始下起小雨,梁风只好原路返回,但雨越下越大,梁风没有带伞,只能奔跑到一个便利店前躲雨。


他骂道一声倒霉,好像是为了应证他的话,雨演变成暴雨,还夹带雷声。

他只好打个电话说等雨小了再回家。

街上人不多,原本甜蜜蜜的情侣们因这场大雨几乎全散了,梁风只觉透心凉,这雨下得也真是时候。

暴雨足足下了一个多小时才有变小的趋势,梁风等得又饿又累,整个人都不太好。他淋着雨走在街上,已经一个行人都没有了,仿佛整个城市都被雨幕笼罩,说不出的凄美。


回到家,梁风赶紧洗了个热水澡,吃过晚饭后他又忍不住外出了,这次他带了伞,给他的母亲一种赴约的错觉。

雨势弱了很多,对于情侣来说,雨中漫步是非常浪漫的,街上不断有卖玫瑰花的,餐厅也搞着情侣活动。一时间,梁风懊悔,不该出来的,成双成对的情侣从他旁边走过,越发凸显出他的孤独。

手机铃声响起,他接听:“喂?聚会?好,马上到。”

电话那头的人便是那个不小心当了红娘的朋友,是梁风的高中同学。没想到今年一群光棍要来个小型聚会,想到这点梁风不禁笑起来。


去到K房,几个高中同学正兴致勃勃地打扑克,见梁风来了,连忙招呼他坐下。

一顿嘘寒问暖后,红娘朋友敲了敲房门示意,表示刚刚通电话去了。

一群人在K房里嚎得尽兴后,已经接近12点,一群人又出去吃了顿宵夜,喝了点啤酒后絮絮叨叨着准备各散东西,庆祝自己度过了这年的表白日。

梁风和红娘朋友同路,晚风拂面,梁风觉得自己有点醉意。

“对了,风,以前有个朋友你也聊过的,他上个月刚搬来这边工作,暂时住在我那里,你要不要去我家坐坐,顺便认识一下?”

红娘朋友突然的邀请让梁风愣了一下,随即道好。


现实永远比小说狗血,梁风终究是信了,就在他看到开门的男人那一瞬间。

他的呼吸瞬间混乱了,但是他强迫自己冷静,他虽然知道对方,但是对方并不知晓真相。

两人握了握手,对面的人礼貌的说:“你好,梁风,我是穆聪,以前聊过,有点印象。”

梁风赶紧点头示意,表示自己也记得他。

这一个短暂的会面让梁风如坐针毡,他委婉的表示自己喝了酒不太舒服,朋友很快就让他走了,走的时候穆聪说要送他,把梁风吓得不轻。朋友欣然答应,梁风只好认命。


两人在楼梯间并肩而行,一直沉默,到达楼梯口时,穆聪制止了梁风拉开门把手的动作。

梁风有点不知所措,穆聪先开口说道:“梁风,这些年来,你过得好吗?”

梁风迟疑的看了穆聪一眼,不确定道:“这些年?”

穆聪叹了口气,抓起梁风的手,丢出了一颗重磅炸弹:“你忘了我是IT吗?只要查个IP就能知道你是谁了。”

听了这句话,梁风挣脱穆聪的手,但穆聪的力道越来越大,最后是把梁风整个人都束缚在他与门间。


穆聪的手摸上了梁风的面颊,夹带着一丝无奈的温柔声音再次响起:“当我知道真相的那刻,我真的很愤怒,被一个男的玩弄感情,还是有预谋的玩弄……”

“不!”梁风连忙打断他的话“我没有玩弄你的感情!我只是不敢告诉你真相,我错的离谱,但是请你不要讨厌我……”

穆聪笑出了声,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你以为我是来报复你的吗?胆小鬼,如果我不来找你,你就永远都不面对我?你以为我拜托子瑜邀请你这种节日来他家是想干嘛,你还记得你当初向我表白的时候是什么日子吗?”

预想中的责骂并没有出现,梁风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个他爱了几年的男人,下意识地脱口而出:“是5月20日,表白日。”

穆聪勾了勾嘴唇,说道:“没错,所以这次,换我来表白,来收复我的失地。”


幸福来得太突然,梁风已经懵掉了,如果他喝醉了在做梦,那么请一定不要让他醒来。

但是拥抱是那么温暖那么真实,以至于他感动得流下泪水。


“520已经过去了,但是没关系,我们还有521。”


第二天醒来,梁风有点头痛,整个人都觉得难受,酒量浅的他尝到了宿醉的滋味。

记不清楚是怎么到家的,但是他只能肯定那些美好都是梦,也只能是梦。


END

其实是设定的两个结局,到底最终是怎样的,见仁见智。


评论
热度(1)
©茶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