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桶

宅腐双修,博爱,不善言语。
私人杂物堆放地,CP粉。
微博茶桶儿,欢迎同好一起玩耍。

【古风】似是故人来。(1—6完结)11年存档

是我写得最长的一篇文了,也是唯一一篇古风文,以前写过一篇很短的古风但是总觉得不三不四……


似是故人来


第一章

“一,二,三……师兄,我练习好了,好累哦。”孩童眼睛闪着亮光,等待着眼前人的赞赏。闻声之人俯首,揉揉孩童软软的头发,笑道:“你做的很好,休息下吧。”

孩童兴奋的走开了,而凉继续眺望远方。

曾听说,江南春意浓,莺莺燕燕,便是江南。该去江南看看吧……

 

“嘿,徒儿啊,为师来啦!”听到沙哑的声音,凉转过身,来人提着酒,脸上风尘仆仆。

凉不禁皱眉:“师傅,你出关了?还喝酒?该不会又是偷偷下山吧,你就不怕师伯责怪你。”

“嘿嘿,不提这个。为师特地从山下带了酒回来,桃花酿,不错哦。来来,和为师喝一宿叙叙旧。”

凉望着眼前鬓发花白的男子,岁月在他脸上刻出年轮。“师傅,弟子早已戒酒……”微带歉意,怕是他老人家会生气吧……

听后来人脸色大变。“什么?从小你就跟着我混酒,竟然戒了?不要嘛……难得你师傅出关了。难道你就不想想你师傅老人家辛辛苦苦把酒带回来,这副老骨头啊哪经得起折腾……”

不等他说完,凉便已打断。“弟子怕是要辜负师傅一番好意……”

 

在凉还没戒酒的时候,那一年,漫山飞雪。经过一家小店,凉卸下包袱,叫了茶和包子。

店里走进一个戴斗笠的男子,点的是同样的东西。两人相对而坐,凉看不清他的表情。

付过茶钱,两人巧时出发。

他,往山上前行。而他,则向山下。

他冒着铺天白雪,连夜赶路,只为寻一坛酒。他穿过竹林,四处奔波,为酿一坛酒。

 

赶了十多天的路,夜里,凉来到杏花村。杏花村以酒驰名,在这里能喝到各种好酒。难得来到,不尝尝这儿的酒实在太可惜了。

“客官,要点什么吗?”

“上一坛醉红。”

“好咧,稍等。”小二朝里头吆一声:“来坛醉红喂!”

虽是晚上,但酒馆里客人尚多,不远处灯火通明,看来此村好生热闹繁华。

“小二,来坛醉红。”走进一位戴斗笠的男子说道。

“这位客官,醉红只有一坛,方才那位客官已经点了。我们店里的杏弥也不错,可要尝尝?”

“……罢了,给我一壶竹叶青吧。”

凉微微一笑,想不到还有爱醉红之人。他向小二说道:“慢,我的醉红分他一半,你且把酒拿来。”

“是,两位客官稍等。”

醉红香气熏人,未见酒影便闻酒气。醉红唯一之缺,便是香气太浓,迷惑得人快要窒息……

男子摘下斗笠,轻抿一口。而凉只是握着杯子,毫无酌酒之意。“小二,来坛杏弥吧。”

“好咧,来坛杏弥!”

男子稍感迷惑,却是不说。

比起醉红,杏弥显得清幽,凉细细品酌,低喃:“醉红还有一个缺点……”

两人略带惆怅“醉红……少了情感。”

双方顿了顿,四目相对,然则大笑。

“哈……我本以为这世间,已经没有懂得欣赏醉红之人,今日一会,着实荣幸!”凉大笑起来。

男子亦大笑起来“也是在下荣幸,不知公子尊姓大名?”

 “在下乃彝羽山上清玄观的弟子,单名凉。兄台何名?”

 “吾四海为家,以酒取乐,只秋一字。”

 “秋……是么,好,我记住了。”

夜风吹拂,却吹不散两人欢乐之情……

同是爱酒,惜酒之人。相伴而行,不需理由。

 

第二章

出发之时,已是过了几日。清晨,秋起了床就到村里买干粮和纸笔。凉在酒馆里付了房钱和酒钱后,等着秋回来。

酒馆还没有来客人,凉想起那晚的杏弥他还没尝过,于是要了壶,觉着好喝,便又买了两坛留着路上喝。

秋回来时也没说什么,待凉收拾好东西就一同上路。

 

离开了村子,走在坦荡的路上,空气中还残留着露水的气息。

凉从怀里取出一小幅地图,指着某个地点:“我们前往这里,可好?”

秋点头应好,见凉喝着那一小壶酒,乐呵呵的。似是无奈,轻声道:“凉,空腹喝酒不好。”凉抓抓头发:“我惯了,不过,还是听你的吧。你不喝,我自个儿喝着也没劲。”秋微微一笑,递给他一包干粮。

走过一段路,不远处有个凉亭。亭子里有几位老者,一边下棋一边说着些什么。

秋走前去,作了一揖:“恕在下冒昧,几位前辈可是在聊什么?”

一位老者上下打量,笑着说:“我们这些老头子还能聊什么,都是一些流传下来的趣事怪谈。小伙子有兴趣?”

“晚辈兴趣甚浓,几位前辈可否讲与听听?”

老者拉过他坐下:“小伙子别拘谨,难得有个年轻的喜欢听我们这些老头说的事啊。”

秋拿出纸笔,老者们一边说一边记着。

凉有些好奇:“秋,记下来干嘛呢?想写书不成?”

秋认真记着,说道:“纯属个人爱好,好让自己不那么无聊。”

“噢,说的也是啊,在山上可无聊了,一点都不过瘾。我也要听。”

秋抬头看看凉,微微一笑道:“甚好。”

这下老者们讲书兴致大了,滔滔不绝说着各种民间流传的故事。一个个故事在白纸上记载,凉看着秋清秀的字迹,偶尔间喝喝酒,很是惬意。

 

时间一流而过,凉只觉眨眼间,天色便暗了下来,半天的美好时光就这样过去。秋和凉拜别了老者们,继续上路。

“凉,你从山上下来,是为何?”

“我奉师傅之命,下山寻找一些物品酿酒。”

“酿酒……是了,我听闻彝羽山有绝世的好酒,山上有名出色的酿酒人,可是你的师傅?”

 

凉狡猾的看了秋一眼,嬉笑道:“我师傅这人就爱吹牛皮,哪有什么绝世好酒和出色酿酒师,全是胡说八道。山上寒冷,四处盛开着梅花,我师傅是个酒鬼,每年都会采摘梅花来酿酒。下山的时候带着些许,和人闲聊几句就爱显摆自己,怕这美誉就是被他吹出来的吧。”

 

秋听后不禁大笑:“家师如此有趣,改日定去拜访拜访。如此说来,山上的人都是喝这种酒?”

凉撇嘴道:“那倒不是,师傅偶尔会带点其他的酒,但自家酿的便是这梅花酒。”

像是想到什么,凉一跺脚,气愤地说:“山上就我和师傅喝酒,每次喝酒都要偷偷摸摸的,师伯可凶了,被抓着了,一个个都逃不了!我和师傅总是躲在山腰那里喝,看见有人经过,都要提心吊胆一番。都怪我从小跟着他,沾染了这习性。”

秋搂过他的肩,抚摸他的头发,微微笑道:“虽是如此,但凉也乐在其中吧?”

“那倒是,酒真的很好喝哦。等我找足了材料,我就带你上山,让你尝尝我们的梅花酒。”

“嗯……”

 

第三章

现值秋末,繁华娇弱,经不起这寒气,纷纷凋谢。

去墨城须经过一片竹林,竹林不小,但也不大。枯叶随处可见,把这道路显得荒凉无比。

竹子青翠,凉心情大好,哼着不成调的曲子,不知唱的是什么。

天色越来越暗,眼看走了许久也未见尽头,凉终于是泄气,四处寻找可以歇息的地方。

秋见远处似有亮光,带着凉越过层层茂密的竹子,当见到竹林的尽头时,便是一小片野岭。野岭有户人家,屋子处都开满了白色的茶花,屋内点了灯。

 

“秋,看来这里有人,我们进去可好?”虽是询问,但凉已经迫不及待想上前敲门。

秋点点头,上前几步敲响。轻微的声音引起屋内人的注意,只见开门出来两位素衣打扮的男子,一位稳重一位温和。

秋作了一揖,道:“在下名唤秋,与舍弟小凉奔波一日,路经此处,眼看天色已晚,不知可否在此留宿一宿?”

那位看似温和的男子与旁边的男子对望了一眼,点点头,笑道:“无妨,阁下且与舍弟进来吧。”

于是秋和凉得到了好好先生相助,不至于在这荒山野岭天寒地冻中在外流连接受忽忽冷风的洗礼。

 

屋内正放着一桌菜,想必正是用膳之时,那位温和的男子招待两人坐下,道:“吾名叶子,这位是吾的兄长葛瑞。寒舍饭菜清淡,还请不要介意。”

凉连忙摆摆手,表情夸张地说:“不会不会,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叶子你太客气了。”

葛瑞则是只笑不语,便进去厨房炒青菜。而叶子也进去厨房拿出碗筷。

等到葛瑞出来的时候,凉已经对着那桌菜干瞪眼,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他走近木凳坐下,温和地说:“叶,怎么不招呼客人吃饭,两位请吃吧。”

叶子眯着眼:“我想等你。”

于是在这种诡异气氛下,四人吃完了晚饭。

 

晚饭后,叶子便与凉闲聊起来,而秋则与葛瑞在旁倾听,鲜少发话。

葛瑞与叶子原是定居都城,但两人向往隐居,不久后便搬进这野岭,虽是粗茶淡饭,但两人过得安乐。叶子与凉说起在城内时的所见所闻,凉听的津津有味,也说起在山上的趣事,时不时手舞足蹈,逗得人发笑。

这边厢两人打得火热,那边厢秋与葛瑞安静的聆听,怪异的对比。

 

约莫一个时辰,天边出现了弯弯的月亮,叶子拿起剑拉着凉出去庭院,说是要舞剑给凉看,招呼着另外两人也出来。三人坐在院中的木凳上,叶子在一角舞剑。他对着三人鞠了一个躬,便开始舞剑,

只听得他说:“第一式,故人归。”顿时华丽的动作即起,剑与风擦过发出清亮的声音。

凉是不懂得剑何为好,何为不好,他只觉得,叶子舞的很好看,很精彩,便一直拍掌叫好。剑舞过之后,葛瑞拿出茶具,准备泡茶。

 

叶子打断他的动作,说:“小凉,方才听说你身上带了酒,兄长,今晚就喝酒吧。”

于是凉大方的拿出那一坛杏弥,递给叶子。而秋看着那个茶具,自顾自泡起茶来。

凉走过去搂住他的肩,惊喜地说道:“秋,你会泡茶?”

葛瑞也道:“秋兄泡茶的功夫倒是很正宗,想必是爱茶之人。”

秋把泡好的茶倒进葛瑞的杯子里,略带歉意地说:“抱歉,看见这么好的茶具不由自主地泡茶了,还未征求葛瑞兄的意见。还望葛瑞兄海涵。”

叶子走过来,大咧咧地坐下,说道:“不打紧不打紧,兄长的茶具总算是有人欣赏了,他高兴还来不及,嘿嘿,小凉你的酒真好喝啊。”

葛瑞点点头,举起茶杯轻酌一口,然则满脸笑意:“秋兄好手艺,葛瑞佩服。”

 

于是葛瑞把茶一一为三人斟满,凉也学着葛瑞方才的模样,把茶杯举起轻酌,淡淡的甘甜流连于唇齿中,的确是好喝。

叶子倒是抱着酒坛喝的满面通红,搂着葛瑞的肩膀直让葛瑞陪喝。

葛瑞笑笑,只好顺着他,起身道:“舍弟嗜酒,让诸位见笑了。”

凉回应:“我也很喜欢喝酒呢,不过叶子这么喜欢,我就和秋在这里喝茶好了,葛瑞就陪叶子喝吧。”

葛瑞点点头,和叶子走到庭院中央,叶子拿起剑又舞了一下,把酒坛抛向葛瑞,葛瑞接过灌入一口,大声道好酒,便又把酒坛抛还过去。

 

秋与凉一边喝着茶一边观看,凉是高兴得紧的,搂着秋说很多杂七杂八的事,秋时不时附和,专心泡着茶。

叶子喝高了,便说要弹首曲助兴,直往屋内操出一张琴,让葛瑞弹给他听。

其实这琴是以前葛瑞的朋友赠他的送别礼,希望葛瑞能记得有这么位好友,葛瑞是不会弹琴的。这下倒把葛瑞难住了,葛瑞非常为难,向秋与凉求助。

 

秋起身走近,说道:“叶子若不嫌弃,在下愿献丑一曲。”

叶子笑弯了眼,爽快的把琴放于秋的手上。秋就地而坐,随意地弹奏,凉把茶拿过去,坐在秋的旁边。

叶子继续舞剑,葛瑞也跟着一起,那边两人玩两人的,这边凉和秋也一同作乐。

悠悠琴曲奏出,凉和着调唱歌,唱的以前师傅醉了便唱的一支小曲:“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凉唱的不算好听,也许上天便是这样的,一个人,他会了一门手艺,那么他不一定会另一门手艺,凉会酿酒,所以他琴棋书画音律样样不全。

也许秋常年在外流浪,四处谋生,所以会的便多了,凉这样想着,觉得秋是全才。

他开始观察着秋的手,修长白皙,的确是一双为弹琴而生的手。

茶花被风吹落,月淡风清,茶香飘逸,舞剑者投入,演奏者入迷,在洒满月色的庭院上,他们各自人影一双,彼此沉沦。

 

第四章

第二日,秋和凉向叶子和葛瑞鞠了一个躬,感谢昨晚的招待。凉自是不舍的,无论是好玩的叶子,还是温柔的葛瑞。叶子却豁达得很,只见他挥挥手,一句若是有缘,他日定相见。便送走了秋和凉。

 

于是秋和凉继续走在去墨城的道路上,又是过了数日,终于到达了墨城。

墨城是个大城镇,也是喝酒的人喜欢来的地方。凉从怀里摸出师傅给的信,上面是潦草的字。其实来来去去奔波数日,只是为了买些许东西。

重点在于,凉发现自己被耍了,被自家师傅耍了,什么所谓的原料,统统是骗人的……骗他来买酒才是真的,他后悔自己过于顺从要等到到达了墨城才打开这欠揍的信。

 

“混蛋啊啊啊啊啊啊……”凉仰天长啸,惊得路过的人都看向他。

秋走近凉的身边,瞥了那内容一眼,依稀看到了种种酒名。尔后凉一脸欲哭无泪,恨恨的拉着秋进客栈大吃一顿去,反正这钱也是那混蛋师傅给的,还给了很多很多,不花白不花呢。

 

听得客栈里的一位仁兄说道过几天冬至,达官贵人大摆宴席,平民百姓虽是无缘,但是城中也有不少节目观看,凉与秋决定看了这节目再去给那坑爹的师傅买酒。

几日下来凉与秋在城中四处游玩,去溪边抓鱼,看日出日落,所谓偷得浮生半日闲。

 

冬至,墨城热闹非凡,街道上小摊摆满了各色各样的玩物,满目琳琅,看的凉眼睛发花。

好不容易待到了晚上,城中挂满了红灯笼,很喜庆。晚餐阶段过后,家家户户都出来游玩,年轻姑娘们也穿的靓丽端庄出来会见心上人。凉与秋并肩走在拥挤的街道上,感受着这喜庆的气氛。

 

小摊上也是一家子在一起,一位小童拽拽凉的衣角,怯生生地说:“大哥哥,买串糖葫芦吧。”妇人见状连忙走过来,搂过小童说:“两位公子真是抱歉呀,小儿不懂事。”

秋笑笑道:“她很可爱呢。”然后拿出几枚铜钱买了两串糖葫芦。妇人大喜,亲了小童脸颊一口。凉和秋一人一手糖葫芦,游走在街上,凉开心的舔着糖葫芦,活像几岁孩童。

 

听说今夜河边会放烟火,大伙渐渐集中到河边,河边搭了一个小型的舞台,应是一个团体在表演节目。

但遗憾的是道具都收拾得差不多,大概也是等着烟火的盛放。随着人声的减小,第一朵烟花窜上高空绽放起来。

金色的火球炸出一道道金边,慢慢扩散,然后在空中消散,接着第二朵第三朵也竞相开放,不断的升腾在高空中,点缀了一片黑色,变幻出无数色彩,而后化成一缕缕白烟,又被无数新花代替。

那光芒不断闪耀,愈发灿烂,七彩的颜色织出一张梦幻的网罩住黑夜,让人产生似乎一伸手就能抓得到的错觉。

 

凉和秋坐在河岸边的空地上,欣赏着这个美丽的夜空。风吹过,凉凉的,空中沉寂了下来,烟花已经尽了它的义务。人们嘻笑着散去,有些是在河边散步,有些回闹市去了。

凉不解地问:“烟花这么美,为什么会消散的这样快。”

秋转过脸,看向他,眼里有着一种凉看不懂的情感。

“烟花的生命总是短暂的,绚丽而短暂的生命,生来便是为了奉献给人们。”

凉点点头,似是懂了,也似没懂,他继续看着天空,空中剩下的只是一缕缕白烟,那是烟花开过的痕迹。

“不久后,他们将会被风吹散。”凉听见秋这样说。

即使烟花的美很短暂,但是深深印在了凉的脑海中,他们一直看着天空,看着那些痕迹是怎样慢慢消散的,良久后凉换换说了一句“秋,我好像,好像有点懂了啊。”

秋握了握他的手,笑笑没说话。

同一时刻,同一场景,两人各怀心思。

 

第五章

秋醒来时凉还在睡,昨夜他们三更才敲开了客栈的门,被掌柜的训了一顿。

秋穿好衣服,看了眼在床上的人,他走了出去,城里一个疑似算命的人,把一张纸条交到他的手里。

凉睁开眼的时候,桌上摆了一碟早点,他伸伸懒腰,咂巴一下,穿好鞋子便起来。

秋在下面等待着他,同时又置备了一些干粮。

现时他们正要去墨城驿站边上的酒庄买酒,凉看着那封信,一路不断絮絮叨叨,数了又数,终于是确定了那些酒要怎么买,钱怎么花。

 

到达驿站,大约还有100多里路才到达信中所写的酒庄。他们找了间小店坐下,刚坐下不久,树林边发出怪异的声响,秋暗道一声不好,便见数个黑衣人从林中跳出。瞬时小店里的客人都撒腿跑了,掌柜的和小二们也害怕的躲在了一边。

 

黑衣人把他们团团围住,为首的黑衣人亮出剑,说道:“葬秋,纳命来。”

凉很疑惑,貌似他们惹上了不好的事儿,而且似乎是冲着秋而来。

秋把凉护在身后,说道:“一人做事一人当,不管这位兄弟的事,请放他走。”

黑衣人冷哼一声,剑尖直指凉的眉心。“小子,不想死的话就走的远远的,有多快走多快吧,不然刀剑无情就休要怪我。”

 

剑尖在阳光下散发着清冷的光,凉终于悟了,事情大条了。但也走到秋的旁边,朝着那个人大叫:“蒙着脸的怪大叔,我是不会让你伤害秋的。”

那个黑衣人大笑:“哈哈哈哈,小子,那就要看你有什么斤两了。兄弟们,上!”

 

于是黑衣人迅速上前攻击,秋暗下施劲,一个掌风把近身的二人逼退。凉与秋不断防着攻击,同时也在找缝隙还击。秋把一个黑衣人打出十步之外,黑衣人倒地不起,那些同党们看见杀气更甚。

秋在凉耳边轻声说:“快走,他们厉害,你抵挡不住。”

凉不断避开身旁二个黑衣人的攻击,大声喊道:“我不会走的,不要小看我,我也是很强的。”秋笑笑,说道:“那么你当心。”

 

又是一阵打斗,很明显优势不在我方,黑衣人虽伤了不少,但是攻击却没有减弱,倒是凉已经快撑不住。

突然寒光一闪,凉感觉有什么滴在了他的手臂上,只见秋用掌心,为他挡了一剑。

血不断从掌心涌出,秋抓住剑刃向前一推,那沾染了血色的剑便掉在地上。

“秋!”凉大喊,顾不得身旁黑衣人的攻击,便抓起他的手。

秋此刻眼神凌厉,拾起掉落在地的剑,挣脱凉的手,便朝他身后一挥,黑衣人顷刻倒地。

现下还剩余五人,也是功夫最上乘的五人。血从秋的指尖流下,顺着剑身流下,滴落在地。秋与凉背对背,五人见形势有变,不敢轻举妄动。

“快走,我不想连累你。”凉听到秋这样说,他握紧了拳头,咬咬牙,问道:“秋,我们是不是朋友?”

“是,所以……”

“那么,我便不会丢下你不管!”凉说完后便空手赤拳打向一个黑衣人。

秋丢向他一把剑,“要想当我的朋友,便保住你的命吧。”

 

凉接过剑,嚣张的对黑衣人使了个手势,黑衣人一剑向他劈来,他用剑挡住,顿时又是刀光剑影一番,店中的小二已经是拜天拜地直打哆嗦。

即便多了剑护身,凉仍然处于下风,秋已经满身血污,他快步走前,长剑一划,速度好比落叶,剩余的三人倒下了两个。最后的一人见状,脚跟一腾地,跑的远远的,但留下一句“下次再会便是你的祭日。”

凉没有见过这样的秋,他的脸上也沾了血,周身散发着弄弄的杀意,不再是那个温文尔雅的书生模样。

“秋,你……”

秋径自走前,与凉擦肩而过,说道:“走吧,我们先歇一下。”

 

掌柜的和小二已经从角落走出,讨好地招呼着。

“打一盆热水,要一间房。”秋冷冷的说道,小二立刻回答:“是、是。客官稍等稍等。”

凉一直跟在秋的身后,默不作声。关闭了房门后,秋背对着凉,说道:“你害怕吗?”

“不,我不怕。”凉从后抱住了秋,闷闷的说:“我不怕,秋,你的伤还好吗。”

凉听见秋的笑声,“没事。”

 

叩叩的敲门声,小二把水打来,放下了毛巾,便出去了。

秋手上的伤口已凝固,他用剑划破,拿起毛巾清洗。然后撕下袖子,包好了伤口。

凉心里很不是滋味,如果不是他大意,秋就不用受伤。秋抚摸了一下凉的头,说道:“吃点东西,我们再去。”

凉知晓秋的意思,但是秋经过一战后脸上掩不住疲惫之色,他站起身按住秋的双肩,认真的说道:“秋,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但我知道你是我第一个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我不怕那些血腥,请你好好爱惜自己,我们过几天再去买酒也没关系,我下去拿点东西给你吃。”说完后凉就奔下楼去,秋看着门外,嘴角止不住上扬。

 

是夜,窗外升起明月,秋在凉的催促下早早睡去,而凉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终于是按捺不住,凉起身,轻手轻脚的下楼。

 

掌柜的正在盘点着今天的钱,看见凉先是一惊,尔后热情的问凉需要什么。

“掌柜的,能给我酒坛酿酒吗?”

掌柜的大手一挥说没问题,就到柜台里拿出一个空酒坛,递给凉。

凉接过酒坛,随即又问:“掌柜的,有没有什么可以让手快点好的伤药啊?”

掌柜的看了楼上微掩的房门一眼,说道:“小兄弟,你是要给那位公子用吗?稍等一刻吧,我去给你找找。”

凉欣喜的连连点头“谢谢掌柜的。”

 

凉打来一盆热水,点了灯,在秋的床边坐下。

秋睡得正熟,凉透过窗前月色,看着他温顺的眉眼,不知道这天底下,是否能有一个人,能像他这样身处逆境却不畏惧,能似他那样心思细密,能如他这般有着一双美丽的手。

凉稍稍掀开被子一角,轻轻拿过秋的手,拆开纱布,用温水擦拭。

 

上次虽是觉得秋的手是修长白皙的,但是没有像这样看的仔细,看得清晰。

节骨分明,指腹圆润,凉轻抚秋的手,说得上白嫩,但不似姑娘般软若无骨。

这的确是一双适合弹琴的手,凉如是感叹道。但现在,这双手多了一道疤,留了瑕疵。

凉不知道秋是否以弹琴为生,只觉得他连累了秋,在这双好手上徒添伤痕。

于是他拿过膏药,小心翼翼地涂抹,然后拿过纱布细细包扎。

凉替他掖好被子,也走向自己的床,终是安心睡了过去。

 

第六章

清晨,秋醒来,看着手掌上的纱布,微笑着。

他看向那边床上的人,凉皱着眉头,嘴里喃喃,不知说的是什么。秋拂过他的额发,“凉,谢谢你。”

凉做了一个梦,梦见梦中人笑着说“凉也乐在其中吧?”然后画面转移,看着烟花消散时落寞的神色,那个人说:“烟花生来便是为了奉献给人们的。”

眼前很多很多影子,重叠起来的,是一个修长的身影。那个人背对着他,一直往前走,无论他说什么他都没有停下。

凉没有睡好,得了一个淡淡的黑眼圈。秋看见他醒来心情大好,两人用了早点就继续出发。

 

酒庄就在不远处,秋和凉还未走近就闻到了浓浓的酒香。

凉在心里大笑三声,好酒啊好酒啊,便拉过秋,直奔酒庄。只见酒庄坐了满满的人,凉拉长了脸,又在心里大哭三声。

 

掌柜的眼尖,一眼就看到了这两位生面孔,他微笑着迎过来,“两位可要的什么酒?”

凉把信从怀里拿出,摊开在柜台上,道:“掌柜的,这信中写的酒各要一坛。送到彝羽山脚下,成吗?”

掌柜的一看,笑得合不拢嘴“成,当然成,这可是老顾客啊。”

然后掌柜的往里头招呼一声,命人待会儿就送酒。

 

凉本想在此喝上一壶美酒,但还是作罢。

他又与秋在之前那小店里多呆了几日,凉算了一下日子,也该回去山上,不然就得挨骂。

这一日,凉和秋漫步在林间,秋风吹落枯叶,给小道铺了一层金黄。

秋停在了一颗树下,捡起一片叶子,他问道:“凉,你喜欢枫叶吗?”

“枫叶?喜欢,但我最喜欢的是梅花。”

秋望着远处的天空,夕阳快要下山,把天际染了一片。“我喜欢枫叶,就如你喜欢梅花一般。”接着秋闭上双眼,“如果有机会,真想带你去我的故乡看看。那里有满山的枫树,秋天时分,枫叶便染红整座山,很美,很美。”

凉也闭上眼睛,“我相信,那一定是很美很美的景色。”

 

凉睁开眼,想起了什么,他往回跑,秋听到他说:“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回来。”

凉回到树林时,手里多了一坛酒,他的脸红红的。“秋,明日,我就要回山上去了。这坛酒,我送于你。再过三年,便可以开封了。”

秋接过酒坛,顿了一下。“明日,我也要去别的地方。怕是不能送你了……”

凉听后非常焦急,声音高了起来“秋,你要小心,那个人不会放过你的。”

秋浅浅一笑,拍了拍凉的肩,道:“我有个朋友,武功高强,明日我便与他会合。你放心。”

“秋,我们还会再见吗?”凉微微低下头,尽是落寞。

秋握住他的手,说道:“三年后,三年后我便带这酒过来,点上一坛醉红。在那个酒庄等你。”

凉听后立刻恢复元气,他开心地说:“嗯,一言为定。”

“许君之诺,定不负卿。”

 

夕阳终是落下,天边染得通红。叶子不断落下,金黄金黄,与天边的红相映。天地皆红,一双手交叠,相握。

 

而这一别,让凉懂得了一份情如此难得,光阴又是这样漫长。

三年之期已到,凉赴约而来。在天高云淡的日子里,酒庄清静,凉怀着无比愉快的心情,走进酒庄等待秋的到来。

 

“客官,要点什么么?”小二热情地迎上来。

“先来点包子吧,再上壶好茶。”

“好咧,客观请稍等。”小二把肩上毛巾一甩,就走了进去。        

 

热腾腾的包子和清香的茶上到桌前,凉边吃包子边看着天,想着秋什么时候到来。从中午一直待到晚上,酒庄的人不断来了又走,走了又来。

凉看着空盘子干发呆,秋,没有来么。掌柜的命小二去看看状况,小二略带歉意地说:“客官,从中午您就一直坐在这,可是等的谁?小店就要打烊了,客官不如明日再来罢。”

凉听后笑笑,问小二拿来纸笔,写了些什么,然后走到掌柜的面前,鞠了一个躬。

 

“掌柜的,若是有位和我年纪相仿,拿着一坛酒且点醉红的公子来到,能否替我转交给他?”凉把写好的信递给掌柜的,掌柜的也是明事理的人,便笑着答应了。于是凉又向掌柜的鞠了一个躬,便走了。

 

第二年,凉又来到酒庄,点了包子和茶,一坐又是坐到打烊的时候。这一次,凉在这儿呆了十余日,人始终没有等来,凉又交待掌柜的,若是见到,便把信交给他。掌柜的点点头,待凉走后拉开柜子里看着那封信,叹息了一声。

 

等过一年又一年,世事变迁沧海桑田。

凉在山下见了许多事许多人,结识了不少朋友,心智也变得成熟。不再是当年那个打打闹闹不懂得人情世故的少年。

 

人始终没有等来,凉每次都留十余日,时间到了便走。

也许,他只是记错了时间,凉这样告诉自己,从来都不是说也许他忘了自己。

 

转眼间已是第九个年头,凉如往年一样前来酒庄,掌柜的和小二们已和他熟识,在清闲的时候都和他闲聊打趣。小二给他斟了一杯茶,站在他旁边,凉笑笑打发他忙去,然后一个人举起茶杯看着远方。

 

凉想起和秋相遇的那个晚上,两人大笑着对饮;想起那个月夜,悠悠琴曲伴随着一对佳人舞剑,茶花飘落,迷离了双眼;想起看烟花,绚丽的烟花点缀天空,尽情绽放着自己短暂而美丽的生命;想起他和他背对着背,说着我不想连累你;想起他修长白皙的手,为保护他而添了伤痕,红与白刺痛了他的视觉;想起分别的前一日,他与他在夕阳下许下三年之约……他想起了很多很多,记忆中秋的模样已模糊。

 

与凉最为投契的一位友人曾把酒坛大力的往桌上一砸,生气地说:“为什么不喝酒了?”

“人生得一知己死而无憾,如今知己不在,我喝酒又有何用。”

友人搂过他的肩,似是安慰道:“知己虽难求,但要找也不是不可能。你……那位朋友,会不会已经……”

然后桌子被掀,酒坛碎地,凉大喊一声:“你滚啊啊啊啊啊啊啊!”

于是他发誓,在见到这个人之前,再也不喝酒。

 

“秋,你再不来,我真的就要忘记酒是什么滋味了。”

在不知不觉中,天色暗了,凉感觉自己的眼睛有些湿润。掌柜的走过来拍他的肩,说道:“公子如此长情,那位公子一定会赴约的。”

凉道了句多谢,然后付了茶钱,便走了。掌柜的长叹了一声,走到柜台拿出那封信,几行字,少年当初的朝气勃勃,随着岁月埋在了纸笔之下。

 

如今十年匆匆过,凉看着眼前老人气红了眼,一副欲要痛骂一段方为快的表情,却是一甩袖,也颇为喜滋滋地说:“罢了,竟然如此,那么为师也不强迫了,为师在山下收了一位会喝酒的新弟子,嘿嘿……算算时间,他也该到了。”

 

远处有步子声传来,来人缓缓走近,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凉不可置信的往前,声音颤抖:“秋……秋,是你吗?”

来人走前执起他的手,道:“是我。”

于是一切仿佛如昨,远方的桃花在春风中也开了。

End

 

其实写这篇文只是想表达一种感觉: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2009年开写至第三章,第四章为2010年续写至完结。期间此文历经接近两年

有bug也请无视,在想着要不要把这篇文重修,但是可能修不动了,也考虑要不要写番外,而番外以前写了一点点没有写完……真是有生之年系列

评论
热度(1)
©茶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