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桶

宅腐双修,博爱,不善言语。
私人杂物堆放地,CP粉。
微博茶桶儿,欢迎同好一起玩耍。

【原创】Hold my hand (1-7完结)11年存档

这个是11年国庆期间我准备的上交给动漫社文编部写的文,当时是在电脑写完了1-6章,而后是回到学校交的手稿,当时手稿写的第七章内容已经记不太清,这个结局是现在依据记忆而补完的,而我的手稿也一直在部长那里没有拿回来OTL

另外hold my hand我挺喜欢的,歌词也很棒。贴个链接

http://play.baidu.com/?__m=mboxCtrl.playSong&__a=7503191&__o=song/s||playBtn&fr=-1||www.baidu.com#


1.是斗地主还是吵架组

 

这是他们第39次吵架,舍友们一脸囧相地看着他们。

你说这两货肿么回事,所谓“不怕神的对手,就怕猪的队友。”在他俩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啊有木有?

当做对手拼得热火朝天,当做队友却互耍白痴,简直就是翻白眼的心都有了啊。

而吵架内容无非就是什么“你妹啊混蛋!”“大哥我喜欢,你管得着么?”等等等等。

然后双方继续死循环的被害与害人的关系。

偶尔被害的也害人一把了,得意地一挑眉:“肿么样?”只见另外那货扬起戏谑的笑容:“很逊。”

接着又吵了起来。这不是坑爹么?有完没完啊……不过他俩只是吵架没有干架,不也挺和谐的么?

良久后一位仁兄说道:“咱们还是洗洗睡吧。”其余人点头:“有理。”

 

事后胖子问夏木:“舍长你明知那小子好胜心强,为啥还要激他呢?”

夏木笑得颇为欠扁:“我就是想看他被气得脸红脖子粗的样子。”

胖子突然才发现,舍长你个无耻的大腹黑!我到今天才看到真面目啊啊!

2.看不顺眼也是理由

 

说也奇怪,夏木和杨宇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非常不和谐。例如自我介绍。

“我叫杨宇,多多指教。”

“洋芋你好。我叫夏木。”

这绝对是挑衅,洋芋你妹!你全家都洋芋啊好吗?不过杨宇想着初次见面,这人又是舍长,还是忍忍比较好。所以说一般孽缘都是这样开始的吗?

 

之后舍友不断从门外进来,夏木向别人打招呼的时候就连带一句,他是洋芋。

一天下来,舍友们都知道了舍长下床的那个人叫洋芋。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从来不在杨宇的字典里,所以他忍无可忍无须再忍与他上床吵架了。

但是夏木却一脸颇为享受的表情?矮油这是闹的哪样哟,莫非舍长有奇怪的癖好吗?

之后杨宇处处不满夏木,胖子劝说道:“小宇不要这么记仇嘛。”

然后杨宇说:“大爷其实从一开始就看他丫的不顺眼了,不是仇不仇的问题!”

所以说,不顺眼也是个必要因素对么?

 

3.叫声大哥来听听

 

夏日的午后,杨宇坐在校园一角的大草坪上画画。他看着眼前的景色郁闷很久,急性子的人没有耐心。

杨宇想起前天美术老师大夸夏木的写生,他有点不屑,不就一棵树么。

时间慢慢流逝,风拂过杨宇的面颊,把他的头发吹得有点乱。

这个宁静的地方,让杨宇直想睡觉,但是不甘又为他提供了继续作画的动力。

等到杨宇画完的时候,天边已经泛出了橘黄色,他伸个懒腰,发现自己还是有那么点艺术细胞。

正在杨宇沾沾自喜的时候,夏木走了过来。也许这就是冤家路窄。

“洋芋,有进步啊,起码看得出是棵树。”

杨宇转过头,眼前是夏木欠扁笑容放大版。

“我笑你妹啊你个傻逼!”杨宇扔下纸张,随后两人在草坪上滚来滚去……

远处的胖子望望天,“这俩小子,明明感情好得要死嘛……”

天边的橘黄已经蔓延开去,黄中透红,异常温暖的色彩。

 

翌日,杨宇拿着画纸的手不停的抖啊抖,一个鲜红的B外加一条潇洒的横线。下面有句很诡异的评论:小子,叫声大哥来听听,我就教你画画。

 

4.春去春又来,花谢花又开

 

时间是很微妙的东西,转眼间高考来了。

今天杨宇看着他们宿舍独有的日历,万分感慨。他撕下一张,离高考还有1天啊同志们!

胖子是被诡异的梦惊醒的。

他揉揉朦胧的睡眼,看着杨宇化身为文艺青年,身着一件卡通睡衣站在日历前负手而立。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杨宇这样郑重说道。

然后胖子睡死过去。

噢,忘了说,现在是凌晨4:35分,杨宇小盆友,你这么早就有如此高的领悟了啊……

 

高考那天舍友们很严肃,这关乎他们的前途命运,谁都不敢怠慢,早早起床出发去考场了。夏木一手搭在杨宇的肩上:“小子,你一定得考好啊,不能丢大哥的脸。”

杨宇知道,夏木是个全才,考试基本无鸭梨。

他稍微扬了扬下巴,说道:“大爷我一定会赢得漂漂亮亮,你个木头就等着在我的英姿下颤抖吧。”

然后他看见夏木温柔地笑了,夏木这次说的是:“杨宇,你像个小孩。”

杨宇愣了,他发誓,这是夏木第一次这么正经的叫他的名字。虽然最后一句让他很想跳脚大吼:“尼玛啊混蛋。”

六月的阳光明媚,照进了每个人的心中。

 

5.你所不知道的

 

不但时间是微妙的,感情更是微妙的。高考完了的那天,大伙儿抱在一起,或笑或哭。但是哭不代表考得不好啊,哭的是要分离了啊有木有。

胖子在杨宇身边哭得凄凄惨惨的,而杨宇和夏木则是放声大笑。但杨宇知道,夏木心里有多不舍得他们这帮兄弟。

 

晚上,全班同学及老师都去聚会了,个个像疯子一样。杨宇和舍友们围坐在一起,不断损来损去。后来他们喝酒,胖子醉了突然就大喊:“你们说啊,我到底减肥有没希望啊!”

结果引来大伙的哄笑。杨宇酒量浅,喝了几杯脸就通红了,他走到夏木跟前,和他喝了一杯。虽然杨宇嘴上不满夏木,但是到了分离之际,说舍得肯定是假的。

 

夏木的眼睛很有神,杨宇现在才发现原来夏木有着这么明亮的眼睛,让他对夏木有点愧疚。

他被夏木拉到身边,夏木低低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小孩子,不要再喝了。”

杨宇有点不忿,嚷道:“大爷已经成年了!才不是什么小孩子。”

之后杨宇果然吐了,夏木只是很无奈地在旁边扶着他。“叫你不要喝了吧,洋芋你活该。”

虽然杨宇很想反驳,但不可否认这是夏木独特的关心他的方式。

所以说,杨宇对夏木是又爱又恨的。

 

一群人还没到凌晨时就被老师劝走了,夏木和杨宇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

“夏木,我从来都不知道你家是这个方向的。”杨宇这样说道。

只见夏木叹了口气,语气藏了分苦涩:“小孩,回家吧。”

杨宇突然觉得自己欠了夏木点什么,也许他真的太不关心夏木了,几乎是一无所知。

而后杨宇知道了夏木家就住他附近,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夏木临走前还说了一句:洋芋你个混蛋,一直不知道大哥喜欢你。

 

6.这真的不是想念

 

杨宇最近交了个网上战友,无论是游戏技术还是什么方面,都很优秀。

好吧其实杨宇只是注意别人的游戏技术而已。

这天杨宇照常上游戏找他战友拼杀,但是等了一天战友都没上,杨宇闷闷不乐地自己下了副本,玩了几次,没有战友在的游戏好没激情啊。

杨宇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看见QQ上有两条信息,顿时从床上弹了起来。点开一看,是战友发的。

“嘿,小子,今天大哥没有上来,有没有很想我啊?”

“唔,不在啊?那我走了。”

杨宇的反映就是:尼玛!这样就走了。

不晓得为什么,杨宇总能在战友身上感觉到夏木的影子,虽然不知道他长啥样,但是每每看见某些话语,他本能想到的是夏木的表情。

虽然上次的分别让他知道夏木家距离他不远,但暑假已经将近结束,他和夏木再也没见过。

 

也许那混蛋都在忙于学习新知识,什么聚会都见不到人。

一直到暑假结束杨宇都没见到那个战友上线,心里倍感失落。和夏木一样都是混蛋啊,于是杨宇得出了一个结论:像夏木的人都是混蛋。

这不是坑了个爹么?

 

7.一切都是缘分啊骚年!

 

杨宇的成绩竟然考得不错,上了理想的大学。别过父母,杨宇拿起行李走进大门,新的生活新的开始,感觉真是棒极了。
看见各种女孩的时候,杨宇嗅到了浓浓的学院风恋爱气息,想他杨宇这么多年来,一次恋爱都没谈过,对于同龄人而言,自己是不是真的很失败呢?他不禁感慨,继而就是不爽。

举行系里国庆晚会的那天晚上,有空闲时间的人们都坐在操场上观看表演。杨宇成了传说中特等奖的幸运者,被工作人员稀里糊涂的拉进了不远处一个由蜡烛围成的大圈中。

杨宇的表情就是一个囧字,这哪门子的特等奖……前方的学生开始让出一条道,隐约有个人站在圈中。

他拿着一个大蛋糕,烛光映出他盛满笑意的面容。杨宇看着那熟悉的眉眼,惊讶得睁大嘴巴一脸不可置信。

夏木放下蛋糕,缓缓向那个呆若木鸡的人走去,他拉过他的手臂,悦耳的歌声传到众人耳里

“This life don't last forever  holdmy hand

So tell me what we're waitin' for  hold my hand

We're better off being together  hold my hand

Than being miserable alone  hold my hand ”

 

杨宇已经震惊得说不出话来,这首歌是他最喜欢的MJ的一首歌,他曾经和夏木提到过,当这些熟悉的音调透过夏木略带沙哑的磁性声音流动出来时,他觉得心跳加速。

“杨宇,生日快乐。”

夏木微笑着说道:“因为今天是你的生日,所以我事先和他们说好了黑幕你特等奖给你个惊喜,你是被感动得说不出话来了吗?”

夏木的眼神很明亮,杨宇想起了考后聚会的那个晚上,那时候的夏木也是这样看着他。他说不出自己是否感动,任凭着夏木把他带进蜡烛光圈中,他想自己的脸色应该不怎么好看,他看着那个蛋糕上巧克力牌写着杨宇生日快乐,感到眼睛发酸。

夏木揉了揉他凌乱的头发,然后围着的众人唱起了生日歌,他在大伙的催促下吹灭了蛋糕中刚点的唯一一根蜡烛,于是系里的晚会在他的庆生下圆满结束。

 

杨宇和夏木共同走在回宿舍的林荫道上,他沉默着不知如何开口,倒是夏木率先打破沉默:“很惊讶吧,没想到我们又在同一个学校了,也没想到你的生日是这样庆祝的吧。”

杨宇依然沉默,夏木在前方缓缓走着回头疑问性地看了看他,他突然扑上来从背后一把抱住了夏木,嘴里喃喃道:“谢谢……谢谢你,我真的没有想到你竟然会记得,我的生日还有那首歌,夏木……谢谢你……”

夏木对于杨宇的表现甚为满意,他转过身回抱了这个孩子气的大男孩,他按了按杨宇的肩膀,让他抬起头来,然后他看见了杨宇发红的眼圈和一点点泪光。

“傻小孩,哭什么呢?”

杨宇没有答话,夏木也不再多说,他们在此刻都很享受这份安静。

 

 

自那次后,他们之间的关系渐渐有点不一样了,杨宇说不出是好还是坏,他们彼此不再像高中那样整天拌嘴,更多是一起散散步聊聊天,他们不在同一个班,自然见面的时间不会很多。

杨宇从来没有想过他和夏木也能相处得这样融洽,他想他根本从来没有讨厌过这个人。

冬天来了,冷风从杨宇空荡荡的脖子直向下灌,简直就是透心凉。

杨宇缩了缩脖子,然后感觉一暖,夏木的围巾已经戴在了他的脖子上,伴随着体温。

“洋芋小孩,冷要记得多穿知道吗?”

“少罗嗦,围巾我不需要,你拿回去。”

“不知道是谁刚刚冷得一抖一抖像只可怜的松鼠呢?”

杨宇一时气噎,不再反驳。夏木低笑了一声牵起了他的手,问道:“还记得hold my hand 吗?我们一起唱好吗?”

杨宇点点头,然后他们唱起了那首歌,歌声回荡在林荫道间,见证着这对少年的缘分。

Fin.

评论
热度(1)
©茶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