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桶

宅腐双修,博爱,不善言语。
私人杂物堆放地,CP粉。
微博茶桶儿,欢迎同好一起玩耍。

【DN同人】【月L】起风的日子(清水,短篇完结)

本文写于13年1月13日,配图已补全。

本文神论观有,L风神设定。

                                                 起风的日子

1. 孤独的王者 


 夜神月是个无神论者,直到他捡到了死亡笔记。

王者是孤独的,整整十八年站在高峰中的他深深体会到这点。

然而,命运的齿轮总是巧妙的,它将两位智力过人的天才拉在了一起对决。

 

夜神月不会忘记看见L的那一刻自己的心跳突然加速,慌乱的,震惊的,兴奋的。

一直站在巅峰睥睨天下的感觉啊……真是太无聊了,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匹敌的对手,这世上没有什么比击溃强者更棒的事情了不是吗?

其实,L也是一样的。对对手产生惺惺相惜的感情可真危险,L相信正义必胜。

 

命运之轮在缓慢地转动,谁都不会知道下一秒发生什么,谁都猜不准所谓的变数,这让凡事有计划进行,喜欢掌控的夜神月多了份无奈。

但,他相信自己会是胜者,站上那个永恒的巅峰,世界就在他的脚下。

 

L下葬的那一天,夜神月强忍着压下嘴角情不自禁扬起的弧度,他的内心是那么疯狂,那么热烈地叫嚣着胜利,他恨不得立马告诉世界基拉是无人可敌的,包括L。

L的墓碑建立了,是一个泛着光泽的十字架。触手一片冰凉,犹如那个人一样。

 

黄昏下,青年笔直的身影,张狂的笑声在空旷的地方被无限放大。风吹过,拍打在青年因疯狂而扭曲的面容,仿佛在嘲笑着人类,一生中七情六欲生死无常,不过只在坟里坟外间。

夜神月笑得有点撕心裂肺,让人分不清这个笑的含义究竟是什么。他禁不住半跪在墓前,那个光滑的十字架,连个名字都没有,多么凄凉。

“龙崎,我赢了。我赢了啊……哈哈,基拉才是正义的,违逆基拉的人都只有死的下场啊。”

风依旧吹过,青年依旧在笑,那个胜利的笑容被残余的阳光照射,稍显无力。

夜神月知道,王者是孤独的,而他享受着这种孤独,也必须面对这种孤独。

龙崎,终究是不在了啊……

 

——神明是存在的,人在死后灵魂可轮回,期间为18年——




2. 新世界

 

犯罪率在下降,世界好像进入了一个和平安乐的时代。

龙崎死了,但L却活着,有点讽刺又带着必然。

调查总部是龙崎留下的,工作还在继续,每日都能听见的进食声音和看见的白色身影随着那个人的远去而消失,让人有点措手不及。

 

行走在街道上,夜神月满意的看着这个只有善良人存活的他所创造的世界,嘴角微微上扬。他路过曾经和龙崎一起去过的甜品店,心下一动便走了进去。

他还是坐在了那个角落的位置,喝的是浓郁的苦咖啡,对面没有蹲坐吃甜点的人,外面是行色匆匆的陌生人。

一切似变又没有变,如今基拉已成了部分人心中的神,而L的光芒渐渐减弱,谁都不会想到L的背后会是Kira……

 

在工作到凌晨的夜晚,电脑屏幕散发淡淡的蓝光时,夜神月总能感觉自己看见了龙崎。龙崎的气息是那么的近,那么的真实,环绕他的整个身体。

事实上并没有,他转头,看到的永远是空着的椅子。他感到不安,不安是那么强烈,充斥着整个神经,随后痛得无法呼吸。

 

世界的另一端,金发少年梅罗正在斥责银发少年尼亚的冷血无情,毅然决然踏出华米之家,追寻L留下的痕迹。

之后尼亚也离开了,成立了SPK暗中搜查,电脑桌左下的抽屉里放着一张照片,里面是略显稚气的梅罗。那时他们还在为超越L而奋斗,偶尔斗嘴,然后做自己喜欢的事。

尼亚看着照片,轻轻叹息:“梅罗……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留下,真是笨蛋啊。”

照片的后面是少年写下的清秀字样——Dear Mello

 

夜神月答应了与弥海砂同居,他喜欢她的眼睛,能够看到所有人名字的眼睛。

龙崎——消除,莱姆——消除,已经没有能够阻止他的人和事,他会是统治新世界的神。

“硫克啊……基拉已经得到世界,接下来就是惩治那些愚蠢的人民之时。”

风吹过,树叶稍稍摆动便静止,再也寻不到风的痕迹……

 

——灵魂在一定条件下可以转化为天神,天神与死神皆有保护界限——

 

Bug修正:夜神月邀请与弥海砂同居,并不是答应。

龙崎下葬后不久众人离开搜查总部,而月则把大部分设备搬走。

原文没有写清众人的去向,特此补充。



3. 异象 


“我是第二代L,N。” 

当电话里传来机械的电子音,夜神月感到喉咙一紧,那种被龙崎紧紧束缚住的感觉回来了,巨大的锁链不断在眼前环绕,然后接近,再接近。 
原以为世界已经被掌控,却发现战斗还没有结束。 

笔记被夺走……L的继承人……梅罗和尼亚…… 
自己又要和L作战了,这种心情,真是沸腾得仿佛下一秒就要炸出。 
父亲死亡,梅罗逃脱,尼亚的怀疑,相泽的背叛。绝对不能原谅,不能!尼亚……这都是你逼我的,基拉的时代很快就会到来,去死吧。 

出目川的摄像机能够拍到尼亚,只要尼亚出现在人前,海砂的死神之眼就能看到他的名字,他将必死无疑。尼亚啊……很快就会像龙崎一样被抹杀掉,被基拉抹杀掉。 
骗人的,一切都是骗人的,漫天的美元飘落,尼亚逃走了。 
可恶!败北的感觉袭来,不过……我还没有输。 

黄昏下,夜神月行走在街道,一阵风吹过,带着几根纤长的羽毛飘落,落在夜神月的脚边。 
“羽毛?”夜神月捡起了一条观察,雪白的,轻柔的,不像是动物所有。 
硫克发出了咯咯咯的诡异笑声,夜神月看着他咧开的嘴,带点疑惑性的问:“怎么了硫克?” 
死神望向因黄昏而变得梦幻的天空,不禁又发出几声笑。 
“阿月,如果我没有看错,这……”硫克指了指月手上的羽毛,“应该是属于天神的。” 

“天神?” 
夜神月感到不可思议,虽说自己身边已经有了死神的存在,但是天神,从未想过。 
“没错,天神。虽然死神和天神互不侵犯,但是双方都能从一些特征认出,这羽毛是属于天神的翅膀上的。至于为什么会掉在这里,我也不知道。” 

是吗?天神……竟然也存在着世上,而且羽毛飘落下来。那么可以说,我是被天神眷顾了吗?就连天神,也觉得基拉是正义的。 
我,夜神月,是被上帝选中的人。 

—天神与死神在特殊情况下才能够互相看见,其余的只能通过特征辨认—



(这张图超级棒,是从动画中截图的,有点模糊。)

4. 暗黑对立面(上) 

无边无际的黑暗,步子踩在地面清晰的声音,夜神月游走在这广阔的黑暗中。 
前方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暗,耳边回响的是自己的脚步声,辨不出方向,找不到尽头。 
他厌恶,厌恶这种感觉。不知道走了多久,前方出现了一点白光,他加速走过去,白光越来越大。 
不要以为这就是出口,当夜神月走到了白光处,看见的是一扇门。他拉开了虚掩的门,里面坐着龙崎,还有……夜神月。 
“月君,你看又下雨了呢。这天气莫名让人感到烦躁。” 
龙崎看着落地窗外灰蒙的天,而夜神月则抓过他冰冷的手。他动动嘴说了什么,而龙崎听后便笑了。 
门外的夜神月听不到里面的夜神月在说什么,他只感觉很窝火,想狠狠把里面的夜神月给揍一顿。 
他看见门内的龙崎和夜神月躺在了床上,夜神月半压着龙崎,亲吻他柔软的发,他颤动的眼睫毛。 

夜神月果断冲了过去,想打醒那个冒充自己的家伙,凭什么龙崎会允许他这样做,就连龙崎也是被冒充的。 
而他冲过去后,画面消失了。 

他的面前是巨大的落地窗,外面是阳台,阳台外是高楼,高楼上是阴天,云霓越积越多但却不下雨,雷声越来越大划出银色裂痕。 
龙崎身上有着一对巨大的翅,缓缓靠近了这个阳台。 
他稍长的额发遮住眼睛,一身白色的长衣加上雪白的羽翼,赤脚走了进来。 

龙崎把右手掌贴在了落地窗的玻璃上,夜神月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 
但他也把自己的左手掌贴了上去,隔着透明的玻璃,夜神月感觉不到那个人手心的温度,听不到他的话语,明明离得很近,却又遥远的距离。 
很久很久,他俩就维持这个姿势,直到玻璃裂开,消失。 

碎成一块块小镜子的玻璃反射出七彩的光,龙崎不见了,夜神月还留在原地。 
他震惊的神情被镜面记录,飘落的羽毛沾着血滴。 
“不,假的。这是假的。龙崎你快出来!” 
“夜神月,我一直在看着你。”低沉的声音从远处蹲在椅子上的青年发出。 
他无神的眼瞳被无限放大……



4. 暗黑对立面(下) 


夜神月是被惊醒的,背上的冷汗证明他做了一个不好的梦。 
床头的闹钟指着5点10分,他微微皱眉,昨晚凌晨4点睡下只睡了一小时么? 
他起床拿过桌面的手机,荧屏里显示的是17:14的字样。 
该死!竟然睡了这么久。夜神月不是嗜睡的人,就算熬夜也能在8小时内醒过来。 
他回想那个梦,龙崎的眼瞳近在眼前,龙崎的话萦绕耳边。 
过于反常的睡眠时间让他莫名烦躁,看着时间,硫克大概已经到了魅上照那边。 

夜神月抬头看向桌上那个精致的空罐子,是弥海砂买的,里面放着前几天在路上捡到的羽毛。 
他叹了口气,转而推开阳台的落地窗,发现角落边有几根雪白的羽毛,他捡起与罐子里的做对比,发现是一样的。 
天神……真的是天神…… 
他想起梦中的龙崎也是有着双翼,一种龙崎就是天神的想法浮现出来。 
不,不会的。龙崎已经死了。 

把羽毛放进那个罐子里,阳光照进来显得特别耀眼特别美丽。 
海砂抱了一束鲜花进门,把它插进了罐子里就扑向月的怀里,而夜神月则看着里面的羽毛被花枝刺破。 
“月,你醒了啊,今天月睡得好熟海砂叫了几声你都不醒,我好担心你啊。” 
海砂的脸上有着担忧与高兴。 
然后她转向那罐子花,说道:“月,漂亮吗?海砂觉得这个罐子很适合用来装花呢。” 

而夜神月只是面无表情说道:“海砂,罐子里的羽毛被刺破了,以后别再把花插进去。” 
话音刚落下,弥海砂就一脸不可置信,发出了一声低呼。 
“月!你怎么了!罐子里除了花根本什么都没有呀,哪里来的羽毛?该不会月脑部受到什么刺激了,才睡这么久。” 
这次换夜神月震惊的看着她,“海砂,你刚刚说什么?罐子里没有羽毛?” 
“是的是的,海砂把花插进去的时候里面就是空的。”海砂拼命点头,又拿手摸了摸夜神月的额头,温度是正常的。 
“没事……海砂,你先出去做饭吧。我很正常。” 
但是海砂怎么都不肯走,夜神月半哄半劝才让她相信了他没发生什么。 

看来……天神的东西也像死神那样,不会轻易被看到。 
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尼亚,不管你想做什么,最终的赢家都会是我。 

——只有被指定的人才会看到天神留下的信息,无关者皆不能看见——



5. 来电 


魅上果然很可靠,选择高田也是正确的,一切都按照夜神月的计划进行着。完美,周全。 
每一天每一天的监察,分析,相互试探,终于要到达关键的地步。 
与此同时,另一边梅罗与多年的搭档马特也有所动作。在夜神月与尼亚定下三天后见面时,绑架了高田清美。 
即便如此,也阻挡不了夜神月前进的道路,没有利用价值的工具,就必须……毁掉。 

1月28日,这是一个重要的日子。 
不仅是尼亚和夜神月见面决胜负的日子,也是一个世界序幕的新开始。 
天空正下着小雨,不知道是为壮烈牺牲的少年们哭泣还是为迎接王者而激动泪下。 

夜神月与一众人员进入仓库时,看见的是SPK的成员和戴着L的面具的尼亚。 
夜神月看着那位银发少年,深深的厌恶感打从心底涌出。 
尼亚,你跟L差得太远了,根本没有资格戴上他的面具。 
待到漫长的30分钟过去,夜神月终于看见了尼亚的正脸,和龙崎一样苍白。他觉得可笑又可恨。 
尼亚,我知道你在等魅上,你的想法太天真了,远远比不上L。一切都如我所料,这里的所有人,最终都会死。 
不行……现在不是笑的时候,要强忍着笑意,胜利快要来了。 

当尼亚摆出了证据时,夜神月微微扬起的嘴角凝固了。 
世事总爱和人开玩笑,当一个人认为他会成功,偏偏现实出现变故。每个人,都有逃不过的劫。就算聪明如夜神月,也逃不过。 

仓库的风扇在转动,周围是死一般的安静,夜神月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他开始疯狂地大笑,笑这些人的愚蠢,笑他们竟要杀害新世界的神。 
“没错,我就是基拉。” 
松田悲愤的叫喊声立刻响彻仓库,他举起枪将夜神月打成重伤。 
“海砂,高田,魅上,你们在哪里!快杀了他们啊,快啊!” 
而魅上照看着自己的神陨落,选择自裁。 

夜神月输了,输得彻底。 

——天神不能对人类产生感情,羽毛飘落人间是触犯禁忌的表现——



6. 起风 


曾经的王者在绚丽的晚霞下狼狈地奔跑,残余的光辉给那副伤痕累累的身体镀上光辉。 
死神坐在高立的塔上看着他,天边已经染上了凝重的紫云。 
风不断吹过,吹乱夜神月的发丝,拂过他脸颊上的伤痕。 
旧仓库的顶楼里站了一个人,那人一头狂野的黑发,穿着宽松的白T恤和浅色的牛仔裤。背后有着翅膀,雪白的羽毛不断自他破损的双翼飘落,随即被风吹散。 

不断奔跑,不断奔跑,现在可以做的只有奔跑。 
夜神月的脑海里不断浮现这样的念头,而前方是延伸的道路。 
他回想起高中时代,那时他厌恶世界;他捡起死亡笔记,他决心改造世界;他遇见了龙崎,他展开了一场激烈的争斗;他打败了龙崎,他赢取了整个世界。 
后来啊……基拉就快要变成新世界的神,但现在,神摔进了深渊,重重地……摔下去了。 

硫克看着这个落魄的王者,缓缓拿出笔记本。 
“月,曾经一起打发了无聊的时光,不是吗?” 
笔记本上写着稍微歪扭的名字——夜神月 
漫天的羽毛不断飘过硫克的眼前,硫克抓住其中一条,嘿嘿笑着。 
“月,不知道是哪一位天神,喜欢你呢?” 

夜神月终究是没有逃出这个仓库,他躺在了楼梯上,突然心脏一震。 
四角的玻璃窗不断洒入温暖的光辉,仓库里的风扇已经不再转动。 
一个人影走进,他就停在几步之遥处,夜神月知道,那是龙崎。 
龙崎的脚边有着一圈羽毛,翼骨已经脱落。 
龙崎……我知道是你。”夜神月勉强笑笑。 
龙崎只是看着他,没有动作。 
温暖的光辉还是不断自玻璃窗洒入这片狭小的空间,夜神月感到眼皮很沉很沉,接着,缓缓闭上了双眼。 
他的眼里,满满都是那个逆着光的,看不清表情的龙崎。 

“好きです” 

——当羽翼消失时天神可实体化半小时来向爱人表达心意—— 
——不论表达与否,时间过后就会魂飞魄散—— 
——使用过死亡笔记的人既不能去天堂也不能去地狱,死后便是虚无—— 



 
Fin. 

这是我第二篇月L文,看似这么温馨的文名结果又是BE真的很抱歉
我觉得这就是他们最好的结局,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怀念越来越深
文中两人的命运都是死后便不在了,我没有采用大家所说过的月死后成为死神的设定
我并不是喜欢生离死别,但是对于DN的背景,总觉得这两人就应该是这样的,那么理性,不会轻易被感情左右。
虽然有人说龙崎对月心软,不然也不会死掉
但是,我觉得双方都对彼此有着很复杂的情感,这种感觉并不是纯粹的爱情,但决不应该只是对立关系这么简单。
写到这里,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我知道我写的不出色,在此感谢曾经看过这篇文的每一个你。

评论(14)
热度(20)
©茶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