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桶

宅腐双修,博爱,不善言语。
私人杂物堆放地,CP粉。
微博茶桶儿,欢迎同好一起玩耍。

【代我】Young and beautiful(二)

第一章有点短,第二章更多点,希望没有OOC


鹿代一岁的时候,我爱罗二十一岁。

 

这时候的鹿代喜欢到处爬来爬去,逢人就拽裤腿,几乎是什么东西都要抓过来瞅瞅才肯罢休。

我爱罗拜访姐姐家时就被拽裤腿好多次,婴儿好像总是有异于常人的能力,就算被自家老爸拎起来放到沙发上了,下一秒又会立刻出现在你的眼前,继续着他自己的大事业,拽着裤腿就是不肯放手,嘴里还咿咿呀呀不知道想说些什么。

其实拽裤腿没什么,但是鹿代不知怎么的就从裤腿慢慢往上爬爬上了我爱罗的大腿,嘴里依然发出咿咿呀呀的叫声,一只小手扒拉着裤子,另一只则抓住我爱罗的上衣。

我爱罗怕鹿代掉下去,双手扶住他的背,将他整个人抱起往自己上身靠。

鹿代紧紧攥着我爱罗的衣领,叫的更欢了,任凭手鞠鹿丸怎么哄就是不肯从我爱罗的身上下来。我爱罗只好抱着小鹿代与姐姐姐夫谈话,而小鹿代也在大人们的聊天中睡着了,口水在我爱罗的衣服胸口处糊了一大片。

 

晚饭时间,鹿代醒来,被自家妈妈抱起就指着我爱罗的方向笑呵呵,手鞠一看就明白了,但是她摇摇头,下了决心不能让自家小孩打扰到我爱罗吃饭。

鹿代的要求没有得到满足,顿时小脸一皱就要哭鼻子了,手鞠不禁头疼,按理来说我爱罗很少来这里,不是说婴儿怕生的吗,怎么就这么喜欢缠着我爱罗呢?

就在手鞠思考片刻的时间,鹿代已经哇哇哭了起来,无计可施的手鞠只好又把自家娃娃送到了我爱罗手上。小鹿代看见我爱罗顿时就不哭不闹了,咧开嘴笑起来就往我爱罗怀里钻,眼泪鼻涕又糊了我爱罗一身。我爱罗倒是不介意,娴熟地拿过手帕擦干净鹿代的脸,本打算离开座位去把手帕洗了,只见鹿代一离开我爱罗又开始闹,我爱罗只好一手抱着人一手拿着手帕走进洗手间。一旁的手鞠赶忙跟上,等我爱罗擦擦身上的口水后便把人打发走了自己把手帕洗干净。

 

晚饭差不多可以开吃,但想吃得好就要先喂饱小的。鹿代还没有断奶,本来拿着奶瓶喂鹿代喝奶的工作是父母轮流的,但鹿代一直不肯离开我爱罗,这项工作只好由我爱罗代劳。

我爱罗环着鹿代,举着奶瓶看他吧唧吧唧喝得很香,不禁流露微笑。一旁的手鞠看了就拿起相机咔擦一声拍了下来,鹿丸在一旁有点郁闷,到底谁才是爸爸啊,这忤逆子!

鹿代吃饱后便让手鞠强硬塞进了我爱罗身旁的婴儿凳,他一直侧头看我爱罗吃饭倒是乖巧得很。于是晚饭没有什么风波,在很平和的气氛中结束了。

 

一般我爱罗来了都会寄宿一晚到第二天才走,鹿丸很苦逼的被手鞠赶去洗碗,然后转身去打扫客房,而我爱罗则陪鹿代在客厅搭积木。

奈良一族自小聪慧,鹿代很快就把积木搭好,一副求表扬的神情倒把我爱罗逗笑了。

我爱罗平日不苟言笑,但在这个外甥的面前总有太多太多的笑意。

现在正值夏天,刚下过雨后院的空气特别清新,我爱罗抱着鹿代走出去,微风拂过带来一股泥土青草的芳香。要是有烟火看会更好,我爱罗这样想。


晚上,鹿代不肯睡在自个的婴儿床里,小手紧紧攒着我爱罗的衣领,泪眼汪汪。

千哄万哄好不容易才将这个小家伙放进摇篮里,我爱罗在一旁给他哼砂隐村的童谣,鹿代在他轻柔的声调中缓缓睡去。

有这样可爱的外甥真的很好呢,这是我爱罗每次来鹿代家的想法。


评论(10)
热度(26)
©茶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