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桶

宅腐双修,博爱,不善言语。
私人杂物堆放地,CP粉。
微博茶桶儿,欢迎同好一起玩耍。

【宋晓/薛晓】别(完结)

宋道长的部分和结尾写完,由于原著对宋道长的描写太少,我也没法好好把握,加了很多心理。啊,我写文怎么这么烂,想重写算了但是又觉得无能为力,就这样吧。

宋岚:

我这一生,只有一位好友,他叫晓星尘。

我愧对于他,我因盲而迁怒他,说出不再相见,而他把眼睛给了我,从此一别天涯。

恢复视线的我依旧做着自己的事,出于一种莫名的傲气,我不想去找星尘。

可每当我触碰这双眼,我就想起他,这是他的眼睛,他将痛苦留给了自己。

我非常懊悔当初说出这样的话,并踏上了寻找他的旅程,可惜没有半点音讯。

直到我来到义城,偶遇阿箐姑娘,我才见着他。

意料之外,薛洋竟然潜伏在他的身边,多么令人可恨,并且是好几年。

我看见他们用抽签的方式来决定谁去买菜,难以相信薛洋会如此和平地和他相处。这当中一定有隐情,我默默跟了薛洋一路,就在一条道上我出来拦截了他。

我的愧疚之情与日俱增,星尘在薛洋的唆使下杀害了如此多无辜的性命,更是令我痛苦不已。若不是我,若不是我,一切不会变得这样……为什么,要说出那句气恼的话……

心绪越乱,剑就越急,露出破绽的我处在下风,不料,一剑穿心,那是星尘。

我不怪他,除了那次之后我永远都不会怪他,我不想再看他难过。

我终究还是没能对他说出抱歉,就已经闭了眼。

醒来的我已经被薛洋拔了舌头,制成凶尸,为他所用,如果是这样,我宁愿没有意识。

星尘的哭泣声越来越弱,我想安慰他,但是口不能言,只能看着薛洋无情的言语一下一下将他击垮。

他死了。他死了。我亲眼看着他死去,无能为力。

如果是这样,我宁愿没有意识,铁钉插进脑袋,并不痛,反而是种解脱。

我沉睡了很久,在梦里我看见星尘喊我的名字,我们对坐而饮。

我和他说着我这几年的见闻,他明亮的眼睛笑成月牙状,不住点头,和以往一样,温润如玉。

我想抱住他,郑重地道歉,可是他的身形就消失了,如此往复循环,这就是我的梦。

夷陵老祖将我的舌头接好,我已经能够流畅言语,而星尘,我在等他的归期。

一年复一年,负霜华,行世路,一同星尘,除魔歼邪。

每到达一个地方,我都会和他说,遇见怎样的人,碰上怎样的事,他一定能够听见。

待他醒来,说对不起,错不在你。

我想象着他回来该是什么样,练习了很多遍,就差他了。

 

一天晚上,锁灵囊有异,强大的波动差点就要从桌子上震下来,我赶忙跑过去将他放到院子里,解开锁灵囊的手颤抖不止。

星尘的身影逐渐清晰,他终于回来,面容依旧。

“宋道长,宋道长,是你吗?”他的声音依旧温和。

我压抑着流泪的冲动,拼命点头才发现他看不见。

“子琛……你在吗?”他不安地询问。

“星尘,是我,我在。”我想抱住他,但一接触,我的手便穿过了他的身体。

“子琛,本来我还想着出来终于能见到你,但现在才记起我看不到你……真是遗憾呢。”

他微微一笑,但我的泪水终于压制不住,还好,还好你看不见。

“星尘,对不起,我……”

“你不必和我道歉,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傻瓜。”他打断我的话,笑着伸出双手就要拥抱我,而他的手穿过我身体。

“啊……子琛,我没办法碰到你。”

“你等等!你的尸身,我还保存着,我马上拿过来,你就能恢复实体了。”

我马上跑去房间,从棺木中抱起星尘的尸身,夷陵老祖的法术助我完美地保存了星尘,他的身体没有腐烂。

“星尘,你的手往前伸,感受一下你的肉体,就在你的面前。”

一道蓝光,我能感觉出怀里的身体渐渐回暖,僵硬的肌肉也变得柔软。

“星尘,欢迎回来,从今往后,我便是你的眼。我们再也不要分开。”

“好。”

 

 

黄泉路上,薛洋在奈何桥尽头等来了阿箐,阿箐笑着和他说,道长回来了,她也要去投胎过新的生活。她顺带嘲讽了他:“哼,你这个恶鬼,在这里干嘛,是不是连阎王都不愿意收你。”阿箐毫不犹豫喝下了孟婆汤就走了,薛洋冷哼一声,也接过了孟婆的汤。

他在这里停留的时间中都用来回忆,一生的经历在脑海中走马灯一遍遍浮现。原来大限将至他也那么用力的呐喊过,但无论是那一句还给我,亦或者那颗从掌心中掉落的由于舍不得吃而发霉的糖果,都已成过去。

将手中的这碗孟婆汤一气饮尽,薛洋此生,了无牵挂。


评论
热度(14)
©茶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