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桶

宅腐双修,博爱,不善言语。
私人杂物堆放地,CP粉。
微博茶桶儿,欢迎同好一起玩耍。

【代我】Young and beautiful(四)

下周开始期末考,要恶补功课,所以应该到考试前都不会更文了吧……


鹿代二岁的时候,我爱罗二十二。

这时候的鹿代正在学走路,鹿丸牵着他的手半扶着腰陪他缓慢地走在院子的石板路上,光着的小脚丫在上面踩出了一个一个细密的带着泥土的脚印。

我爱罗来到门前正是这般温馨的画面,他和姐姐站在门边,微笑着看这对父子。

鹿代头一歪便看到了我爱罗,瞬时就挣脱了鹿丸的手,撒丫子奔着我爱罗的方向就要跑来。可是啪的一下就摔倒在了地板上。

鹿丸立马弯腰把人捞起,手鞠和我爱罗也赶紧跑了过来。

“呜呜,舅舅,舅舅。”鹿代边哭边喊,小手在半空中挥舞不停,眼泪很快就湿了整个小脸。

我爱罗有点手足无措,连忙握住他的小手。他最见不得这个小外甥哭,那些眼泪好像就砸在他的心上,让他难受不已。

“鹿代,舅舅在这里,别哭。”他轻柔的声线让鹿代安分了点,但鹿代依然呜呜哭个不停,嘴里仍旧喊着我要舅舅。

手鞠已经从屋里边拿来了手帕,她万般无奈地把鹿代的脸擦净,抬头和鹿丸对视一眼。

鹿丸似是非常头疼,他扶了扶额,揉了一下太阳穴,瞟了一眼已经在我爱罗怀里撒娇的鹿代,叹息一句:“臭小子。”

手鞠已经见怪不怪,摆了摆手让我爱罗带鹿代玩,安抚自家的大鹿去了。

 

于是我爱罗来代替鹿丸的教学工作,他确认鹿代没有摔伤后,把鹿代抱到屋里院子门前的木板地上,而自己走在院子的石板路,这样就算摔倒应该也没那么痛。

鹿代还不能很好地平衡,总感觉随时要倒。我爱罗很紧张,一手牵着一手虚扶着,时刻紧盯。

也许是感受到我爱罗的视线,鹿代突然地向前跑两步,但没学好走路又怎么能跑呢?鹿代眼看又要摔下去,我爱罗及时抱住,鹿代就咯咯笑了起来。

这样的情况接连发生好几次,我爱罗都忍不住想鹿代是不是故意不好好走路的,但是鹿代好像很高兴。

“舅舅,舅舅,我累。”

于是他们停止了走路练习,在一旁坐了下来。鹿代熟练地爬到我爱罗怀里,我爱罗便抱着他。

鹿丸和手鞠旁窥了很久,鹿丸叹气:“就知道这小子不会这么乖,还学会耍赖了。”手鞠也无奈点点头。

 

晚饭后,鹿丸坚持要鹿代学走路,并且不让我爱罗帮忙。

鹿代眼圈立马红了,鹿丸在耳边小声说:“不想让舅舅看看你好好走路的样子吗?”

于是鹿代把涌出的眼泪抹掉,吸了吸鼻子后严肃地点了点头。

鹿丸内心是崩溃的,真是服了这小子。

鹿代很认真,一步一步踩得很稳,手鞠在一旁看着很是欣慰。我爱罗也笑着说还是鹿丸教得好。

父子俩已经走了一半的路程,鹿丸放开鹿代,让他独自一人走到道路尽头,他就站在这里看着。

失去了扶持的鹿代心生胆怯,走了几步就再也不动,回过头来叫爸爸。

而鹿丸严肃的表情吓得他哭了起来,鹿丸只好又带着他走到了尽头。

 

在返回时,鹿丸示意手鞠让我爱罗站出院子,手鞠会意,我爱罗便被手鞠推了出去。

“鹿代!要自己一个人走过来舅舅这里哦!不然舅舅等下就回去咯。”手鞠大声喊到。

听到的鹿代又大哭起来:“不!我不要舅舅回去!”

我爱罗见状,立马说:“鹿代!加油走过来!你一定可以的!”

他们相距的路并不长,大人的脚程约莫10步。鹿代张开双手让自己平衡,坚定的眼神锁紧我爱罗的脸,然后,一步,一步,走了起来。

他走得很慢,每一步都像花了很大的力气,一步,一步,缩短他和我爱罗之间的距离。

鹿丸在鹿代身后缓缓跟着,这个小小的身影,此刻好像变得强大。

鹿代终于一个人走完了这条路,他几乎是跌着撞进我爱罗展开的怀抱,脸上的泪痕早已干掉,剩下的都是笑声。

 

我爱罗走的第二天早上,鹿代伴随父母送到家门外,目光满是留恋。

“舅舅,我会,好好练习走路。下次,要早点来看鹿代哦,鹿代,会想念舅舅。”

鹿代哽咽着把话说完,让我爱罗有点不忍心离去。

他蹲下身来拥抱鹿代,亲了亲鹿代的脸颊。

“舅舅也会很想念鹿代。所以鹿代要加油呢。”

鹿代马上又打起精神,“那么约定了哦!”

“当然。”


评论(6)
热度(34)
©茶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