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桶

宅腐双修,博爱,不善言语。
私人杂物堆放地,CP粉。
微博茶桶儿,欢迎同好一起玩耍。

【柳沈论坛体】被算命的扰乱思绪怎么办(二)

颗颗我又来了,邪教简直停不下来,这一章2000多字是第一章的一倍QVQ

本人慢热,希望大家不要嫌弃QVQ食用愉快哟

51L

 

觉得楼主完全不需要纠结,你自己不都说了不信么,干嘛去在意

——游客——

 

52L

 

救命觉得楼主好可爱啊,这种一本正经的口吻就像在看小说男主角一样!

——酱酱酿酿——

 

53L

 

虽然楼上又带跑了话题,但是我也深有同感

——小透明——

 

54L

 

越来越好奇撸主和师兄之间的事了,你们一起去比赛,是一个队吗?

感觉师兄救过你,现在你们又一起去比赛关系已经不错了呢。

顺便撸主你方便说一下师兄救你的情况吗?

——热心的痴汉——

 

55L

 

我觉得楼主和师兄的关系有点微妙,一般来说,冰释前嫌的两个人要不就成为好哥们要不就只是点头之交。但看楼主说的,觉得这两个都不是,而且楼主之所以那么在意这个算命的事情,只是因为觉得算出来很像自己,有点难以接受。但是一般人的话,不会特别留心像不像自己吧?就算真的觉得和自己很像,也不会有难以接受的感觉吧?

我觉得楼主你是不是对你的师兄有种别样的情感啊……

——专注窥屏三十年——

 

56L

 

觉得窥屏GN说得在理,一般人不会特别留心这样的事,更加不会因为这样而感到烦心。

这种事吧,要真的说在意,也应该是当事人才会,所以,我大胆猜测一下,楼主是不是其实有点喜欢师兄,只是你自己没发现而已。

——真相帝——

 

57L

你们这群人真是腐眼看人基,一看到两个男人就觉得该是基佬了是吧

——游客——

 

58L

 

妈的楼上KY滚粗!还抢我老婆的后座,去死!

——谎言——

 

59L

 

这年头怎么老是有KY进来,不爽别看呀,楼上红叉叉欢迎你。

——八卦之魂

 

60L

 

就是,57L出门左转不谢!

楼主别被吓到,姑娘们现在都在帮你分析了,我也想知道师兄救你的经过,不知道能不能给我们说一下?

顺带一说,楼主说难以接受,但现在又来向我们求助,其实在某种角度上楼主是希望别人能帮助你接受吧?

——茶桶君——

 

61L

 

我觉得自己刚刚说得太过了,希望楼主不要被我吓到,在这里先给楼主说句对不起了。

我只是按照我自己的想法来猜测的,并不是想说楼主是GAY,希望楼主不要生我气啊……

——真相帝——

 

62L

 

我认同窥屏君和真相姑娘的观点,一般只有对对方怀有心思的人才会特别在意对方的姻缘。像我有个好朋友暗恋一个男生,就会想方设法知道那个男生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关注他有没有对象之类的,每天都会忍不住打听关于那个男生的事情,那个男生前段时间交往了一个女孩,我朋友找我哭了好久。

我觉得楼主的心思虽然和我朋友不是一样但是有相似之处啊

——路过看戏——

 

63L

 

QAQ楼主我也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够原谅我老婆,还有不要被我们吓跑

——谎言——

 

64L

 

看你们的分析真的觉得不得了,虽然我也觉得楼主和师兄的关系十分微妙。

但是楼主如果你方便的话能不能再给我们说多一点关于你和你师兄的事情,这样大家好给你分析给你一个解决方法。

——眼镜是本体——

 

65L

 

我已经不敢说话了,只求楼主不要被吓着了。

——脑洞大开——

 

66L

 

QAQ我也是我也是,好怕楼主就这样跑了

——酱酱酿酿——

 

67L

 

看见你们这么认真的在分析我忽然有点感动

——专业打酱油——

 

68L

 

楼主怎么还没有回来,我好担心啊

——一张大饼脸——

 

69L

 

我一直忍住不发帖看评论,真的是忍不住了,楼主求你不要弃楼而去啊

——黑洞之门——

 

70L

 

虽然我经常烧那两夫妻,但是也希望楼主能够原谅真相帝的失言

——FFF董事长——

 

71L

 

大家别急,莫方!我们慢慢等待一下

——小透明——

 

72L

 

真的真的非常对不起,平时放飞自我惯了,刚刚一时没忍住,如果因为我的冒失而让这个贴没了我真的良心非常过意不去!给楼主跪下了!〒▽〒〒▽〒〒▽〒〒▽〒

——真相帝——

 

73L

 

我没有生气。

也谢谢你们的分析,我会好好想一下。

——百战百胜——

 

74L

 

你们不用这么担心,其实你们的楼主是个大闷骚死傲娇哟

——柳宿眠花——

 

75L

 

我天,眠花太太是不是知道点什么啊

另外楼主你没生我们气真的太好啦!简直就是小天使~\(≧▽≦)/~

——茶桶君——

 

76L

 

谢谢楼主!爱你!(づ ̄3 ̄)づ╭❤~

——真相帝——

 

77L

 

看在是楼主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了,老婆今晚大刑伺候哼

——谎言——

 

78L

 

刚刚是刚刚,现在我依然要烧死你们!

——FFF董事长——

 

79L

 

秀恩爱的别闹了,知道你们恩爱了好吧,好歹考虑一下单身狗们啊!

——黑洞之门——

 

80L

 

眠花太太看上去是知情者呀!太太求爆料!

——酱酱酿酿——

 

81L

 

姑娘们都分析的有道理,估计楼主也在思考,不过这种是不是喜欢什么的还真的不好说的,所以还是要想清楚呀

——热心的痴汉——

 

82L

 

眠花太太认识楼主吧

——眼镜是本体——

 

83L

 

我也觉得眠花太太认识楼主,搞不好就是眠花太太让楼主来这里的

——专注窥屏三十年——

 

84L

 

楼上别走!细思极恐啊!

——八卦之魂——

 

85L

 

八卦太太+1

——八卦的小粉丝——

 

86L

 

窥屏你真是语出惊人

——路过看戏——

 

87L

 

不错,是我,你很聪明嘛,我决定宠幸你@专注窥屏三十年

——柳宿眠花——

 

88L

 

我天眠花太太攻我一脸,太太我也求临幸啊

——黑洞之门——

 

89L

 

卧槽卧槽,眠花太太你知道点什么内幕啊!爆点料啊!

——脑洞大开——

 

90L

 

天天天!排啊!

——酱酱酿酿——

 

91L

 

求求求!跪求!

——小透明——

 

92L

 

哭着求

——一张大饼脸——

 

93L

 

大家不急,等楼主回来慢慢八,我相信他很快就会回来了

——柳宿眠花——

 

94L

 

回复#柳宿眠花  妹妹?

 

应该从何说起,我和师兄是在武术社的,在不同组,因为我和他切磋总是赢,所以他一直很讨厌我。

有一次我留在社团里练习,但是那天发了高烧,我没有察觉。当时体力越来越差,我就倒下了,迷迷糊糊有个人背着我出去。醒来的时候躺在医院里,师兄给我带饭我才知道是他带我过来的。旁边的护士说我的情况很危急,不及时送来就会有生命危险。

我后来问他,为什么帮我,他笑得有点恶心,说大家师兄弟一场,互帮互助应该的。

以他以前的性格来看,别人的死活他是不关心的,就算真的要帮你,也不会亲力亲为。

我觉得很奇怪,也没有多问什么,之后他对我的态度都比较热情,我们的关系也不僵了。

——百战百胜——

 

95L

 

炸了炸了!楼主竟然是眠花太太的哥哥!

——八卦之魂——

 

96L

 

天呐,我在哪,我是谁?一下子信息量太大了我适应不过来啊!

——脑洞大开——

 

97L

 

雾草雾草这活脱脱一个BL素材

——酱酱酿酿——

 

98L

 

原来是武术社的难怪楼主的ID要叫百战百胜

——专注窥屏三十年——

 

99L

 

卧槽感觉楼主好流弊!回回都打赢师兄啊?

——黑洞之门——

 

100L

 

你们抢楼好快!这内容太劲爆了啊

——小透明——


-------------TBC-----------

评论(13)
热度(67)
  • >加xJU17: ss=""note share" al notes50sizone'="tind-align:ces_ert_fclassal getEld, off_list_>6 0
  • pPrhttp:
    btnl"htt "atong.lofter.com/post/1d0d7c27_bbea966">全文链c.jp762016/08/3:47篇_frame__ _e._permalist___fclassal _e.tarte te
    btne"htt tt "atong.lo#_f" algto_e.sizone'="visibm/"ty:hiddent_fclassaltran2016/08/3兄顶部">兄顶部rte
  • g-fdtarn"> 艺涵 Copyrighdta©="clear"atong.loh va://m/morenotes?postid=> 桶文| Powered bychatong.lofter.cocommend?blogId">LOFTER文
  • i type='tind/je.c> i' sfteofter.co/img/ava/110.png_1js/jreqry-1.6.2..co.js' > if (!window.no$(f (req.readySt$(".schbtn").click(f (req.readySt $(".sch").slom/Togglept> <$(".sch input").ftByspt> = $quest) ).wtrans()tes_l $q'#gto_e.').css('visibm/"tyg.lovisible(wind .XMLHttdyS $q'#gto_e.').css('visibm/"tyg.lohidden(wind .yS } }) > if ( list media='s; een' type='tind/css'bjel='sone' tiet'owref=ofter.co/img/ava/110.png_1css/thote/r/pPrhp om/.st.co.css? 2'---> i type='tind/je.c> i' sfteofter.co/img/ava/110.png_1js/thote/r/pPrhp om/.st.co.js? 15' > if-> i type='tind/je.c> i'>P('e="N.w.g').initPPrhP oS/.s(ntById('mbody,{} > if (-> i type='tind/je.c> i'>_loadedpPrhollore=ventD > if ( !window._loadedThote = {'ImPrhPr ofcins':e = d,'CcType':0,Cth="xt var :'©该 桶'} > if !window sfte"h va:///img/ava/110.png_1js/thotelowtoo.js? 27201ype="tind/je.c> itar> if !window sfte"h va://analytics.163.low/h="s.js201ype="tind/je.c> itar> if!window._h="s_nacc = 'e="Ner';try{netea!!wrranerpt>}catch(e){}r> if !window>eXOb_gaq = _gaq [];_gaq.p.co(['_ ||Accountg.loUA-3 ti7899-1'],['_ ||LocalGifPathg.lo/UA-3 ti7899-1/__utm.gif'],['_ ||LocalRoteteSertitMemo']);_gaq.p.co(['_ ||D/12inNameg.loe="Noire -']);_gaq.p.co(['_fteckPPrhview']);(f (req.retes eXObga = ntById('m; er l_notes_('s; ipt(wibga.1ype = 'tind/je.c> i'ibga.async = ventDbga.sft = 'h va://wr.damg/bDVhQ0ltQmga.js'; eXObs = ntById('more_notes_sByTagName('s; ipt(w[0]; s notes.remo.ines_iBef+po(ga, swib})pt>r> if !/bodyh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