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桶

宅腐双修,博爱,不善言语。
私人杂物堆放地,CP粉。
微博茶桶儿,欢迎同好一起玩耍。

【龚大】得偿所愿(七夕贺文)

祝大家七夕快乐,本来想更一吻定情但是还没想好怎么写,于是先写了贺文,这篇是原著向,希望大家食用愉快。另外想找首合适的歌曲配着好难啊!于是还是推这首吧本来我是打算3篇不同的CP配不同的歌的但是想了好久!!!!觉得还是这首最棒!!!!我应该全部都推这首的!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07001/


是夜,月光洒进窗户,一个人影在房间里摸索着什么。

东方纤云正在收拾包袱,他盘算着明天大清早就要离开这里,找个什么地方躲上个三五天,最好谁也找不着他。

明天就是七月初七,是民间鹊桥会的节日,相传人们怕牛郎看不清夜暗的鹊桥,便在河流放灯,让牛郎认路快步与织女相会。借此,姑娘们也会与心仪之人一同观赏。

至于他为什么要选择这大好日子偷偷摸摸策划离教出走,个中辛酸只有他自己知道。

自己的小师傅总是有些奇奇怪怪的想法来找他陪着实现,逍遥星河也经常变着法子要和他约会甚至爬他的床,印飞星隔三差五就跑来要求他走一遍上辈子的剧情。

而今天他已经受到了这三方的夹击:

“徒弟徒弟~明天七夕好像好好玩啊我们一起去玩吧!”带着个女儿出去有什么好玩的,拒绝。

“师兄师兄~明天七夕和我一起去放河灯吧,然后一起约会blabla……”小师妹请你放过我。“纤云,明天七夕,你不准和星河师妹一起!”是是是我哪里敢呢……

东方纤云觉得自己再不走情况将会非常不妙,想着想着,东西也收拾得差不多了,他将包袱放在枕头边,美美地睡了一觉。

 

东方纤云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起早能力,他伸了伸懒腰揉揉惺忪的眼后,发现窗外太阳已高高挂着,大片大片的阳光照进来,给人暖洋洋的感觉。

东方纤云暗骂一句糟了,随便梳洗一下便拿起包袱仓促地溜了出去。

他仔仔细细里里外外确认周围没有危险人物,快速翻上一侧的高墙,正当他准备转身跳下,龚常胜却出现在他房门前。

龚常胜察觉出东方纤云的气息在上方,他跳上高墙问道:“小云哥哥,你在这里是要做什么?”

幸好龚常胜声音不大,没有惊动到百媚教的人,东方纤云暗自抹了一把汗,他扯住龚常胜的手,在他耳边说道:“什么都别问,先走。”

龚常胜点点头,任凭东方纤云带着他离开。

“呼,终于安全了。”东方纤云长吁一口气。

 “小云哥哥,到这里就可以了吗?”

龚常胜的声音响起,东方纤云才惊觉自己带了一个人,他赶忙放开龚常胜的手。

“三路啊,你怎么会过来?我打算到别的地方待上几天,你还是回去比较好。” 

“我想和小云哥哥在一起,小云哥哥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不可以带上我吗?”虽然龚常胜是笑着的,但东方纤云却觉得自己做错了点什么。

这个人不会向他提过分的要求,即使提了,遭到拒绝也不会勉强他。东方纤云也曾不止一次告诉自己,如果不是他觊觎自己的菊花,自己肯定会把他当做最好的哥们。而他们之间微妙的情谊,已经维持了很久很久。

东方纤云还是心软了,毕竟龚常胜无时无刻都在帮他,他实在不好意思拒绝,反正他也是为了躲那三位让他头疼的家伙,和龚常胜在一起说不定更安全。

“好吧,那就一起吧。”东方纤云看见龚常胜的眼里闪过了喜悦的光彩。

“小云哥哥,我很高兴。”龚常胜笑着拉起他的手,两人并肩走在热闹的街,家家户户开始装饰往自己家门挂上灯笼,小摊贩也吆喝着买卖精心准备的小玩意,节日的气氛已经能微微感受到了。

“小云哥哥,听说今晚的灯会很漂亮,你愿意看吗?”龚常胜突然问道。

东方纤云楞了一下,龚常胜不是目不能视吗,难道他也能感应到那些河灯?龚常胜见他不答,以为是在担心被发现。“小云哥哥放心,有龚某在,他们不会找到你的。”

“好吧,既然你想,那我们就看看好了。”得到龚常胜的保证,东方纤云对他的功力自是有信心。

 

夜晚,妙龄少女们手捧一盏精致的花灯陆续从家门走出,东方纤云和龚常胜也从小摊贩里买了两盏普通的花灯,尾随人群到了镇子上最大的一条河流边。

月光照耀下,河流镀上一层清冷的光芒,微风吹过,泛起细小的涟漪。

一盏盏花灯从河流的西侧被缓缓放下,花的中央是灯芯,黄澄澄的光芒配着粉白的花瓣颜色使冷冰冰的河面多了几分柔和,它们顺着水流的趋势不知将去往何方。

龚常胜和东方纤云两人隐匿在一旁的小树林中,虽然不能近看,但东方纤云也觉得这场景实在美极了。

“现在已经没人了,小云哥哥可以去放花灯了。”龚常胜转过头笑着看向他。

东方纤云轻轻应了一声,和龚常胜行到河边,他点燃灯芯,才发觉花瓣边上是写了小字的。他的花灯上是心想事成,而龚常胜的则是得偿所愿。

他和龚常胜一起放下花灯,看它们慢慢加入花灯队伍,而后从眼中消逝。

“小云哥哥,好看吗?”

“恩,很美。”东方纤云笑着拍了拍龚常胜的肩膀:“谢谢你,蜀三路。”

“小云哥哥不必言谢,小云哥哥快乐,那就是我想要的。”龚常胜的眼里满是温柔。

东方纤云不知该如何回应,他这一刻想,如果自己是个姑娘,应该会爱上龚常胜吧。

“小云哥哥还记得我们当初的约定吗?”不等他回答,龚常胜又问道。

“什么约定?”

“我答应过,由我来当小云哥哥的家人。”龚常胜抱住了东方纤云“只要能陪在小云哥哥身边,我就很满足了。”

东方纤云觉得眼眶有点酸涩,他闭上眼睛,回抱眼前这个人,从他莫名其妙穿越过来,一个由始至终都对他特别好的人。

“三路……真的很感谢你。”他觉得自己除了感谢,再也说不出什么。

“小云哥哥……”龚常胜放开东方纤云,扶上他的肩膀。

“嗯?”东方纤云嘴唇微张,下半句话还未出口便被龚常胜堵回了喉咙。

微凉的柔软触感覆上双唇,东方纤云震惊得瞪大了眼,龚常胜专注的面容印入瞳孔。

他挣脱起来,不料龚常胜的力气意外的大,只一分神,对方的舌头便窜进口中。龚常胜欺身压下加深了这个吻,反抗未果,东方纤云渐渐不再挣扎,顺从地让对方攻城略地。

他从未想过龚常胜会这样做,在他记忆里对方没有什么出格的行为,这突如其来的亲热让他有点难以消化,但此时,心脏传来的跳动告诉他,心动大于了感动。

等到温柔绵长的吻结束,两人皆是不住喘气,东方纤云握住自己的衣襟,似是费了很大力气,才说出了话:“今后,也请你一直在我身边。”

河水依旧缓缓流淌,花灯早已远去,徒留一片波光,烨烨生辉。

龚常胜的眸子亮过这天上星月,“一定。”

 

龚常胜喜欢东方纤云是彼此心照不宣的事实,现在,他终于得偿所愿,得到了所爱之人的回应。

end

评论(8)
热度(67)
©茶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