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桶

宅腐双修,博爱,不善言语。
私人杂物堆放地,CP粉。
微博茶桶儿,欢迎同好一起玩耍。

【代我】young and beautiful(九)

该更新一下这篇了,不知道自己能够写到多少岁呢……


鹿代七岁的时候,我爱罗二十七。

 

鹿代自幼聪慧,但不代表聪慧就不用上学。

现下他是忍者学校的一名下忍,每天的功课让他觉得枯燥,麻烦。

“啊……好想回家。”

鹿代这样抱怨着,几乎成了每日名句。

“我回来了。”鹿代懒洋洋的声音从玄关处传进室内,他低下头脱鞋,注意到多了一双,他停滞了一下便快速跑进客厅。

“欢迎回来,鹿代。”

手鞠端着茶杯转过头,她的对面坐着我爱罗。我爱罗笑着看他:“鹿代,长高了呢。”

“舅舅!舅舅!”鹿代开心的走过去我爱罗身旁坐着,挽着他的胳膊。

“舅舅今天也会留下来吗?”鹿代期待的眼神看向我爱罗。

“是的,会留下来。”

我爱罗点头,自从某天晚上他吃过饭就要离开,鹿代哭着求他第二天再走,他每次到木叶前都会加班处理文件,确保自己的离开不会积压太多工作。虽然勘九郎每次表示他会帮忙,让我爱罗好好休息,但我爱罗不是个爱给人添麻烦的人。

“耶!太好了!”鹿代开心的大喊起来,只要能让鹿代露出这种笑容,我爱罗觉得自己再怎么累都是值得的。

 

砂隐和木叶有很大的不同,用颜色来形容就是一个黄色一个绿色。

现在是春末夏初,树林里有种春泥的气息,我爱罗喜欢这种气味,让他感到生机勃勃。

他和鹿代在小树林中散步,一时无话。

“怎么了?鹿代,有心事吗?”我爱罗抓起一片树叶,凑近嗅了嗅。

“不,我只是想和舅舅单独地多待一会儿。”鹿代也抓着另一片树叶,细细看起来。

“鹿代,你看这些树叶,从发芽慢慢生长成这样,都需要一个过程。我听手鞠说,你不是很喜欢待在学校,有什么不开心的吗?”

鹿代放开那片叶子,转而看着我爱罗:“很无聊,每天都是差不多的事,我更喜欢自己待在家里看云。”

我爱罗揉揉鹿代的头发:“这是一个必经的过程,你要学会忍耐。等到你的基础扎实了,就会学到很多厉害的忍术,就像这叶子,慢慢长大。”

“是吗?那我能变成像爸爸,舅舅这样厉害吗?”

“只要你努力,一定会的。”我爱罗把手放在鹿代的头顶,“也许有一天,你会比舅舅还要厉害。”

“那么,到时候舅舅只需要看着我就好了。”鹿代抬头坚定地看着我爱罗,我爱罗从鹿代的瞳孔里看到了自己。

“好。”

 

晚上,我爱罗洗完澡扭开鹿代的房门,鹿代侧身躺在床上,仿佛一直等着他。

不等我爱罗开口,鹿代便说:“舅舅,上来吧。”他让出一个位置,我爱罗躺了上去。

鹿代又接着说道:“今晚不用讲睡前故事了,我们说说话吧。”

他们面对面躺着,过了一会儿,还是我爱罗先打破沉默。

“那么,鹿代,在学校有什么新朋友吗?”

鹿代想了一下:“没有,还是博人。他倒是很快就交到了新朋友。”

我爱罗想起鸣人,露出一丝怀念的神色:“博人和鸣人很像,都是很活泼。而你,则很像你的父亲。”

“舅舅,和七代目很熟吗?”鹿代敏锐地捕捉到那抹情绪。

“鸣人,是我的好朋友,是他,把我带出了黑暗。”我爱罗笑得很满足,他闭上眼睛,很是回味。“我很感谢他。”

鹿代还是头一次看见我爱罗因为自己以外的人这样开怀,他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不讲这些了,舅舅,当风影是不是很辛苦呢?”

我爱罗想了一下:“风影,是会有点辛苦,但是只要能保护村子里的人民,辛苦是值得的。”

“那等鹿代长大后,就去帮你分担,好不好?”鹿代小心地观察着我爱罗。

“好”我爱罗亲亲鹿代的额头:“不早了,你明天还要上学,快睡吧。”

鹿代环住我爱罗的腰,轻轻嗯了一声。

自鹿代的砂隐之旅和我爱罗一起睡后,每次我爱罗来,他都会叫我爱罗和他一起睡,美其名曰:和舅舅睡我会睡得更好。

鹿丸对于他的脾性早已见怪不怪,白眼翻得比谁都溜。就这样,我爱罗每次来都会睡在鹿代的小床上,两人相拥而眠。

TBC

评论(4)
热度(41)
©茶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