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桶

宅腐双修,博爱,不善言语。
私人杂物堆放地,CP粉。
微博茶桶儿,欢迎同好一起玩耍。

【柳沈/ACG游戏模式】Choose

    [柳沈/ACG游戏模式]Choose

    游戏说明:

    1、内含两个HE两个NE两个BE

    2、小心套路

    3、严格遵守剧情跳转指示,对自己的选择负责,不因为好奇而乱跳

    4、有ABCD四个主部分,会有醒目标志提示主部分位置

    

    

    OK?

    

    

    Choose

    write by 茶桶&whitefuckerrrrrrr @white fuckerrrrrrr 

 

    

=============A部分=============

    柳清歌家附近新开了一家甜品店。

    虽然这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但是柳清歌敢肯定在他搬来这么久的时间里,从来就没有类似的店面在这里开过。不管怎么说,比起这种商务中心,甜品店果然还是出现在步行街要更正常一点吧?

    这让柳清歌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更让柳清歌觉得不可思议的,是那家店的店主是一个看起来和他年龄相仿的青年。

    柳清歌很多次都远远看见过那位店主在店前发宣传单的样子,而他那种温和有礼的模似乎也吸引了很大一批女性顾客。

    那家店的装修迎合了这附近的店面风格,简约大方而又舒适,很容易让路过的人产生一种进去坐坐,休息一下的想法。

    但是柳清歌并不喜欢甜食,所以也就从来没去过那家店。

    不过他倒是知道那家店的主打商品是自制的纸杯蛋糕,口味多样,造型可爱,加一元的话还可以在蛋糕上自定义文字,如果再加两元,就能自定义简单的图案了。

    柳清歌能知道这些,全托了自打那家店开张以来就每天必带甜点上班的女同事的福。

    “小柳你不是有个妹妹吗?要不要给她买一点啊?这家店的纸杯蛋糕很受女孩子欢迎哦。”

    那些完全被甜品洗脑的女同事每天都在卖安利。

    不过柳清歌的妹妹——当红作家柳溟烟挺喜欢小蛋糕这一点倒是真的。

    ……所以现在会成为这样都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柳清歌站在那家甜品店前,闻着店里那股他不适应的甜腻香味皱了皱眉。

    前几日与妹妹在闲谈中无意间提起了这家店,结果被妹妹央求着来买几个纸杯蛋糕给她带去。于是这让几乎一辈子没怎么踏入过这样拥有香甜气息的店面的柳清歌推开了这家店的店门。

    “哎呀呀,这位客人欢迎光临本店!”

    一推开门就异常热情地迎接上来的店员小哥让柳清歌下意识地退了一步,正在吧台里做饮料的店主头也没回,不冷不热地开口:“飞机聚聚你是不是别的店派来我这里的卧底啊?你这样是想把客人吓跑吗?”

    “我这明明就是在对客人展现我的热情与活力好吗沈大大!”

    “……客人请不要理他,随便坐吧。”

    姓沈的店主将做好的奶茶端给吧台前站着的两个笑个不停的姑娘,她们一手提着装小蛋糕的盒子,一手接过奶茶,对店主打了个招呼后欢喜地走了。

    店员小哥还在坚持不懈地展现自己的热情:“这位客人,我们的宣传单上还有最近的活动哦,你要看看吗?”

    暂时闲下来的店主也把注意力移向了他们这边,甚至还对着柳清歌扬起一个微笑。

    柳清歌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宣传单和名片,抿抿唇。

    ①接过(转至B1)

    ②不接(转至B2)

    

    

=============B部分===============

    

    

    【B1】

    “……多谢。”

    实在无法无视店员的热情,原本只是想来买两个纸币蛋糕的柳清歌最终还是接过了宣传单和一张简洁明了的名片。

    

    店主在一旁看着他的动作,满脸笑容:“客人,如果要带走的话来这里点餐就可以了。”

    柳清歌点点头,拿着宣传单和名片去了吧台那里。他在店主浅绿色的工作制服上看见了一个小名牌。上面用漂亮的手写体写着三个字:

    沈清秋。

    “客人,您需要点什么?”

    名为沈清秋的店主递给柳清歌一张手写的菜单,上面画着一些很精细的小装饰,一看就知道是用心做出来的。

    不过那些诸如“好吃到上天”、“店员强烈推荐,毕竟是他想出来的”、“店长招牌甜点,练了三个多礼拜呢”之类的食物简介实在让柳清歌无语了一下。

    所以这就是被女同事们称为“萌”的风格吗?真的不是神经病吗?

    “一盒纸杯蛋糕。”

    “好的,要哪些口味?”

    “一样一种吧。”

    沈清秋熟练地取出盒子给柳清歌装上了六个纸杯蛋糕,再询问了柳清歌是不是送人之后还很贴心地用一条蓝色丝带在盒子提手上系了一个蝴蝶结。

    事实证明,这种小细节让柳溟烟非常喜欢。再加上评价一直不错的口感,纸杯蛋糕又一次洗脑了一个人。

    柳清歌见她这么喜欢,就把之前拿的名片和宣传单给了她,然后获得了一个心情好到不行的妹妹。

    回家的时候柳清歌又路过了那家甜品店,可能是因为过了点餐高峰期,沈清秋自己拿着一叠传单在店前发着。在看见柳清歌的时候似乎对这个客人还有印象,于是对他笑了笑。

    柳清歌点点头算作回应,就径直走了。

    然而几天后,他有些后悔自己没拿宣传单。

    如果没记错的话,柳溟烟拿着那张宣传单的时候说过沈清秋的那家店卖咖啡,在一公里内还能送餐上门。

    想喝咖啡,家又在附近的柳清歌由于没有点餐电话,想打电话给妹妹问问,但对方可能是正在写东西就没有人接。无奈之下他只好自己下楼去买。

    电视被关掉的前一秒,天气预报正报道着这个城市今天会有阵雨。

    柳清歌到达沈清秋的店的时候,天已经阴了下来,看上去马上就要下雨了。

    “客人,你是要带走还是在店里喝?”

    沈清秋此时如此问道,柳清歌转头看了一眼阴沉沉的天,决定

    ③在店里喝(转至C1)

    ④带走(转至C2)

    

    

    

    【B2】

    “不用了,谢谢。”

    原本就只是打算给妹妹买个蛋糕而已,等到妹妹尝过之后觉得喜欢再来拿名片也不迟。柳清歌于是摆摆手拒绝了店员小哥。

    店主在一旁看着他的动作,也没有劝什么,就只是笑着招呼道:“客人,如果要带走的话来这里点餐就可以了。”

    柳清歌点点头,绕过那位店员去了吧台那里。他在店主浅绿色的工作制服上看见了一个小名牌。上面用漂亮的手写体写着三个字:

    沈清秋。

    “客人,您需要点什么?”

    名为沈清秋的店主递给柳清歌一张手写的菜单,上面画着一些很精细的小装饰,一看就知道是用心做出来的。

    不过那些诸如“好吃到上天”、“店员强烈推荐,毕竟是他想出来的”、“店长招牌甜点,练了三个多礼拜呢”之类的食物简介实在让柳清歌无语了一下。

    所以这就是被女同事们称为“萌”的风格吗?真的不是神经病吗?

    “一盒纸杯蛋糕。”

    “好的,要哪些口味?”

    “一样一种吧。”

    沈清秋熟练地取出盒子给柳清歌装上了六个纸杯蛋糕,再询问了柳清歌是不是送人之后还很贴心地用一条蓝色丝带在盒子提手上系了一个蝴蝶结。

    事实证明,这种小细节让柳溟烟非常喜欢。再加上评价一直不错的口感,纸杯蛋糕又一次洗脑了一个人。

    柳清歌见她这么喜欢,就答应回去的时候在那家店里拿一张名片给她。

    回家时柳清歌特意去了那家甜品店,可能是因为过了点餐高峰期,沈清秋自己拿着一叠传单在店前发着。在看见柳清歌的时候似乎对这个客人还有印象,于是对他笑了笑,递上了一张宣传单。

    “谢谢。”

    看着柳清歌接过后,沈清秋弯起了眉眼:“另一位客人喜欢我们的蛋糕吗?”

    “嗯,很喜欢。”

    “那太好了。”

    告别了温和的甜品店店长,柳清歌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宣传单。

    一公里内还能送餐,真是挺贴心的。

    而这份贴心在几天后完美的体现了出来。

    突然想喝咖啡的柳清歌打完了订餐电话放下手机,听着电视里传来天气预报“今日有阵雨”的播报声。他转头看了一眼窗外完全阴下来的天,再次感叹了一下那家店的贴心。

    等了一会儿后,门铃被按响了。

    来送餐的是沈清秋。

    “咦?是你啊客人。”沈清秋看着开门的柳清歌,有些惊讶地眨眨眼,然后笑了起来。

    柳清歌倒觉得有点意外:“你还记得我?”

    “毕竟像客人这种颜值高的人很难让人忘记啊。”

    半调侃地如此说道,沈清秋将手中提着的咖啡与食物一同递给了柳清歌。

    雨点打在窗上的声音显得清脆却单调。

    柳清歌一偏头就能看见雨点打在玻璃上留下的水痕,沈清秋也听见了雨声,有些苦恼地皱起眉:“下雨了啊……”

    柳清歌看着站在自家门口的青年,略微思索了一下。

    ⑤借伞给他(转至C3)

    ⑥邀请他进屋坐会儿(转至C4)

    

    

============C部分==============

    

    

    【C1】

    “在这里喝。”

    看起来马上就要下雨的样子,反正也不急着回去,柳清歌想了想还是决定在这家店里稍微坐一会儿。

    “好。”

    坐在舒适的座位上等咖啡做好的柳清歌看了看甜品店巨大的落地窗,上面已经出现了不少雨点的痕迹。

    进店来的不少人原本都是带走但因为雨的原因而干脆坐下来的。沈清秋将伞架摆出来后就招呼别的客人去了。

    柳清歌看了一眼吧台里的店长的身影,低下头喝了一口咖啡。

    阵雨来得快去得也快,柳清歌手中的咖啡喝得差不多了后,雨也就停了下来。

    “客人要走了吗?欢迎下次再来。”

    沈清秋看见推开店门的柳清歌,只来得及客套地说了一句。

    “嗯。”

    柳清歌再次看了一眼挂着笑容招呼别的客人的沈清秋,掩上了那扇玻璃门。

    达成NE:平淡无奇

    

    

    

    

    

    【C2】

    “带走。”

    看着外面阴下来的天,只想买杯咖啡的柳清歌果断选了打包的方式。他没有带伞,若是耽搁一会下起雨那就麻烦了。可惜天不遂人愿,咖啡还没有做好外面就传来了淅淅沥沥的雨声。

    沈清秋将香浓的咖啡装好递给柳清歌后,便快速走到店门外摆出伞架,柳清歌也跟随其后。

    “这位客人,雨下大了,这伞就借给你回去吧,下次再来还便是。” 

    沈清秋从中拿出一把黑色的长柄伞,并且把放在工作服口袋里的名片递给柳清歌温和地笑道。柳清歌接过后点了点头轻声说了一句多谢。

    

    休息日,柳清歌难得犯懒不想外出用餐,他想起被自己随手放在杂志堆上的甜品店名片,打电话点了两份三明治和一杯咖啡。约莫半小时,门铃声被按响了,来人正是沈清秋。

    “咦,客人,是你呀。”沈清秋看见开门的柳清歌稍感惊讶地眨了眨眼,而后笑了一下。

    柳清歌倒是有点意外:“你还记得我?

    “毕竟像客人这种颜值高的人很难让人忘记啊。”

    半调侃地如此说道,沈清秋将手中提着的咖啡与食物一同递给了柳清歌。

    见柳清歌接过,沈清秋正欲转身离去。不巧,淅淅沥沥的雨声告诉两人这雨还不算小。

    没料到天气转变得如此快的沈清秋并没有带伞,他稍显苦恼地说道:“哎呀,竟然下雨了。”

    “估计是阵雨,进来坐一会吧。”

    沈清秋闻言看了一眼这位客人,思考了片刻。现在已经过了送餐高峰期,待一会也不碍事。于是笑着说了句“叨扰”便进了门。

    

    

    

    

    【C3】

    “你等一会。”柳清歌提着食物转身往屋内走去,在玄关处拿了一把透明色的长柄伞出来。

    门外的沈清秋显然是没有料到,他满脸笑容接过了柳清歌递来的伞,“客人,真是多谢了,下次来小店给你打九折优惠哦。”

    柳清歌没有说话,只是点头示意。

    

    某个下午,柳清歌再次踏进了沈清秋的甜品店。

    “欢迎光临本店!”热情的店员立刻朝他说道。

    这个时间段店里人很少,正在烘焙蛋糕的沈清秋听见声音后回头看了一眼便认出了他。柳清歌刚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沈清秋便已走到了他身侧。

    “这位客人,那天多亏你的伞,不然我就得成落汤鸡了。”

    闻言柳清歌抬头看了看他,噙起嘴角似是在笑:“不客气。”

    烤箱“叮”地一声提示蛋糕出炉,沈清秋打了个眼色给尚清华,对方会意拿出托盘中的其中一个纸杯蛋糕端来。

    沈清秋笑着将蛋糕推到了柳清歌眼前,说道:“为了表示我的谢意,这请你吃。另外我承诺了给你打九折,你要点什么吗?”

    

    柳清歌看了一眼自己面前那个烘焙精致的纸杯蛋糕,思考片刻。

    ① 聊聊天(转D3)

    ② 另一个纸杯蛋糕(转D4)

    

    

    

    【C4】

    “要进来坐坐吗?”柳清歌随口问道,沈清秋闻言愣了一下,然后微笑开来:“不了,店里还有客人在,谢谢您的好意。我走了。”

    “嗯。”

    相互客气了一番后,沈清秋转身离开,柳清歌关上了家门。

    毕竟只是见过几面而已的陌生人。

    达成NE:全都是套路

    

    

============D部分================

    

    

    【D1】

    把人请进了家门后柳清歌才发现自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沈清秋则双手交叠坐在沙发上,略带拘谨。

    “……沈先生,你为什么会选择在这边开甜品店呢?”

    柳清歌想了一下决定打破这尴尬的局面,这附近从来没有开过甜品店,应该算是个好话题吧。

    闻言沈清秋眼神立刻带了点光亮,他笑着说:“我很喜欢甜食,这一带没有甜品店我觉得很惊讶呢,就想着开一家。而且我也很享受客人们在店里吃甜点然后一脸满足开心回去的感觉。”

    “那你专业就是学糕点的?”

    “这个啊,说来惭愧,我并不是考的糕点学院。而且被调剂到不喜欢的学科,所以就经常逃课在外面兼职赚钱,梦想就是开一家属于自己的甜品店!”沈清秋想到当年,露出些许怀念,眼里的笑意更深了。

    “啊对了,后来学校里面开了一家咖啡厅,我就在那里学着做糕点,和店长混熟之后就各种想方设法让店长给我吃点心,然后手艺就和体重一起增长起来了。”

    沈清秋说完弯起眼开心地笑出声来,然后又似是想到了点什么,接着道:“毕业后我去了糕点店当学徒,兴许是有些天赋,后来我考糕点师,而现在终于是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沈清秋终于是把话说完,他感到喉咙有点发干咽了咽口水,一直坐在对面沙发聆听的柳清歌注意到他的变化,便从柜子里找来一次性杯子并给沈清秋倒了杯白开水。

    沈清秋道了句谢便将水一饮而尽,“真是不好意思呢,我太唠叨了。”

    “不会,为梦想努力很好。”

    “说起来……您,好像不大喜欢甜食呢。”沈清秋刚想称呼一句,却突然发现自己并不知道眼前这位好心的客人叫什么名字。

    “的确,不过我妹妹很喜欢。”柳清歌显然看出了他的疑惑,随后又补了一句“我叫柳清歌。”

    “那我叫你清歌吧,我是沈清秋。”沈清秋笑着向柳清歌伸出了右手,柳清歌也回握住。

    “恩。”

    握住的那只手就像甜点一样,让人心情莫名地就愉悦了起来。

    柳清歌看着沈清秋神采奕奕的样子,终是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那双眼睛里,好像有光辉流转。

    

见话题就要收尾,沈清秋忽然有点不舍于是便又换了个话题:“清歌你看样子是个白领?工作忙吗?”

    说完他好像意识到自己匆忙间选错了话题,有些懊恼地皱起了眉。

    柳清歌没有错过沈清秋紧张地抿起唇的小动作,他轻咳一声,压下了嘴角的弧度,恢复到平常的样子:“还好,不是特别忙。”

    听见他的回复,沈清秋稍微松了口气,再度微笑起来。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心间轻轻地划过。

    

    雨声在不知不觉间停了,透明的窗外还挂着些许水滴,汇成一条线缓缓流下。

    “雨停了啊,我也该回去了,今天真是谢谢你听我唠叨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

    “不会,很开心。”

    “噗……真巧,我也是。”

    将沈清秋送出家门后,柳清歌回过头才发现玄关处还倚着沈清秋店里的伞,但沈清秋已然走远。

  这算是一个好契机吗?

    柳清歌如此想到,不否认自己的好心情。

    他拿出手机在联系人中找到新添的沈清秋,编辑了一条短信:

    “忘记还你伞了,下一次来我家或者去你店里再给你吧。”

    而不过几秒后,手机屏幕一闪,一条新的短信提示出现在页面上:

    “好啊,不过店里伞很多,下次忘还也没事哦^_^”

    柳清歌的手指划过那个笑脸,心情大好。

    看来下午茶有必要加入每天的时间表了。

    达成HE:恋爱进行时

    

    

    

    

    【D2】

    柳清歌不善言辞,对着已经坐在客厅沙发上的沈清秋一时不知道该聊什么,而显然沈清秋在等着他说点什么。

    “……最近店里生意还好吗?”

    本想着问对方一些个人信息,但似是考虑到了什么,柳清歌最后还是选了比较保守的话题。

    沈清秋听后则是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承蒙关心,还不错。”

    而柳清歌只是点头回应并不答话,一时间又是一阵静默,沈清秋略带尴尬地扯了几句家常,之后便是寒暄几句就告辞了。

    柳清歌把人送到门外,直到沈清秋走远了,他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一件蠢事,一个糟糕的开头导致了一次枯燥无味的对话。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柳清歌再也没有走进沈清秋的甜品店,倒是柳溟烟偶尔就会去店里尝尝新品,回来时笑容满面地和柳清歌说那家甜品店多么多么好。

    滂沱大雨的一天,即使有伞柳清歌的衣服也被打湿了三分之一。

    他站在门外抖了抖雨伞上的水滴,进门将伞放置在玄关处时他瞥到了放在角落的一柄长伞,那是沈清秋店里的。柳清歌回忆起了那个去买咖啡的午后,天空下起小雨,对方温和地笑着把伞递给他,却因为上次点餐的无趣谈话让他忘了物归原主。

    柳清歌记不清到底有多久没有去过那家店,但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对方也怕是没了这回事。

    雨停之后,柳溟烟又笑眯眯地拎着小蛋糕回来,柳清歌淡淡看了一眼那把伞对柳溟烟说道:

    “溟烟,下次你去那家店的时候,将这把伞替我还回去。”

    “好,没问题。”柳溟烟笑道,然后将蛋糕放在了茶几上。

    他们两人就如同被遗忘在角落的伞,还后,再无交集。

    达成BE:从此陌路

    

    

    

    

    

    

    

    【D3】

    

    “不用了,就换成聊天吧。” 

    沈清秋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客人啊,你还真是有趣呢。”

    柳清歌似乎对他的称呼感到略微不满:“柳清歌。”

    “嗯?”

    “我叫柳清歌。”

    沈清秋也明白了他的意思,微笑:“好,那我叫你清歌吧。”

    “嗯。”

    沈清秋在柳清歌的对面坐下,两人对视。

    “我叫沈清秋。”

    不远处的尚菊菊瞧见两人其乐融融的模样,觉着很是新鲜,倒了两杯柠檬水过去就识相地走开了。

    不善言辞的柳清歌碰上话唠自来熟的沈清秋自然是后者开了话题。

    “虽然清歌你不是喜欢甜食的人,但不试一下吗?”沈清秋看了一眼柳清歌尚未动一口的蛋糕。

    柳清歌听了随即拿起咬了一口,甜而不腻且蛋香很浓,松软的蛋糕很快便化在了嘴里。他翘起唇角扯出一个弧度不大的微笑,给出一个中肯的评价:“味道口感都不错。”

    沈清秋显然对这个评价很高兴,又和柳清歌聊了一些其他的话题,两人互相有了初步的了解。

    短短两个小时很快便过去了,此番聊天两人都感到很愉快,柳清歌在离开的时候像上次那样买了一盒蛋糕给柳溟烟,意识到沈清秋给他打了九折则自觉把差价又补了回去。而沈清秋则是有点调皮地眨了眨眼睛,又把钱退了回去:“收下吧,我们是朋友。”

    柳清歌不再多言,点点头拿过钱离开了。

    

    这之后,柳清歌会在店里出新品的时候就前来光顾,并把妹妹的评价通过短信代为转达。而沈清秋也会时不时就给他折扣,一来二去,柳清歌这位熟客也在一些女性顾客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两人会在客人少时交谈几句,客人多时则是点头致意,君子之交淡淡如水,不过如此。

    达成BE:君子之交

    

    

    

    

    【D4】

    “换成另一个纸杯蛋糕吧。”

    柳清歌看了一眼自己面前那个烘焙精致的纸杯蛋糕,想了想如此说道。

    沈清秋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客人你啊,还真是得寸进尺。”

    柳清歌似乎对他的称呼感到略微不满:“柳清歌。”

    “嗯?”

    “我叫柳清歌。”所以别再客人客人的叫我了。

    沈清秋也明白了他的意思,微笑:“好,那我叫你清歌吧。”

    “嗯。”

    “那么重来一遍,清歌你还真是得寸进尺。”沈清秋笑得微眯起眼,双眸中漾起的愉快如涟漪扩散开来,“我都已经请了你一个了吧?难道是沉溺于纸杯蛋糕的气息无法自拔了吗?”

    路过的店员小哥飞机聚聚:“……”不沈大大,他只是沉溺于某人的美色无法自拔而已。

    ——来自单身久了的汪内心的沧海桑田。

    柳清歌于是拿起桌上的那个纸杯蛋糕咬了一口:“嗯,挺好吃。”然后他望向乐不可支的沈清秋,一脸正直:“所以,再来一个。”

    沈清秋眨眨眼,突然升起一股恶意:“可以啊,不过——”

    他笑容满面地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

    “自己做。”

    “可以。”

    “……哈?”

    “自己做,”柳清歌平静地再次重复了一遍刚才毫不犹豫说出口的话,“可以。”

    沈清秋没想到他会答应得这么快,忍不住苦笑了一下:“……你这样让我很没有成就感啊。好歹稍微苦恼一下好吗?”

    柳清歌疑惑地看过去:“为什么?”

    “没什么,”沈清秋站起身,摆出了一副店主的架子,“那么,这位新聘的糕点师,厨房请吧。”

    说完这句话后,他自己就忍不住先笑出了声来,从柳清歌的视角看来,他整个人都闪闪发光。

    温暖而耀眼。

    ※※※

    柳清歌第一次觉得,看人做甜点也是一种享受。

    明明只是非常普通的动作与步骤,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沈清秋做得十分赏心悦目。

    纤长白净的双手之下,究竟有多少精致而美味的甜点被做出来受到顾客们的赞赏?

    沈清秋认真而专注地低着头,几缕额发从白色的厨师帽中滑落出来,软软地搭在眼角,这让柳清歌不由自主地看向他的眼睛。

    ——他的眼睛里,蕴含着太阳的光与热。

    “好了,‘柳清歌初号机’诞生!”

    “别随便取奇怪的名字。”

    沈清秋一边从烤箱中取出那个卖相不怎么好的纸杯蛋糕,一边笑着评价:“虽然我搭了不止一把手,但是总体来说作为初学者已经很不错了。”

    柳清歌拿起他的那个处女作,咬了一口。

    “不好吃。”

    他平静地如此说道,看了一眼笑得温和的沈清秋,把纸杯蛋糕放到了他伸过来的手上。

    ——虽然很莫名其妙。

    沈清秋咬了一口纸杯蛋糕,柳清歌微微勾起嘴角。

    ——但是就像天要下雨,人要吃饭,反正就是在这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的时候,   

    “以后我继续学,直到做好为止。”柳清歌如此说道,对上沈清秋因为惊讶而微微瞪大的双眼。

    ——毫无头绪,但也可能是必然地,

    沈清秋好半天才露出一个笑容,就像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一样,喜悦从扬起的唇角溢出:“好啊,我会认真教你到你会为止的。”

    ——喜欢上你了。

    喜欢上你,和你的纸杯蛋糕了。

  达成HE:纸杯蛋糕和你

  

  Fin.

  

  后记:

  halo这里是茶桶(~ ̄▽ ̄)ノ 

  当初聊天的时候夜夜和我说自己在构思ACG游戏梗,问我有没有兴趣联文我当时觉得很有意思就答应了。感谢夜夜这么信任我!抱住夜夜亲亲=3=

  这是我初次与人合作写文,和夜夜比较生动的文风不大一样,我是属于比较平淡的那种。所以也不知道大家看着会不会有违和感?但是我们两人都尽量把细节统一起来~

  话说不知大家对这些结局作何感想呢?告诉你们BE都是我写的哈哈哈哈哈哈!!!!其实BE也并不怎么悲对吧,我之前写的柳沈都是糖所以我要告诉大家我也是会花式捅刀还特别正大光明的哈哈哈哈哈哈【die】

  话说我和夜夜相当有缘分,这篇文就是我俩非洲兄弟的友谊结晶hhhh希望大家喜欢!

  


评论(6)
热度(105)
©茶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