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桶

宅腐双修,博爱,不善言语。
私人杂物堆放地,CP粉。
微博茶桶儿,欢迎同好一起玩耍。

【DN同人】Where is Mello

这是我今天吃完饭感觉没什么事做突然脑洞NMM2大三角把自己给虐到了的产物,不得不说7年了DN真的是我动漫的本命,里面的角色和CP我都是那么的喜欢和难忘啊……

其实我几乎不写DN同人的,特别是梅罗尼亚和玛特,感觉写不出他们之间那种感觉。但我对他们三的感觉很大是受到了K大的影响,甚至这篇文的风格都感觉有点像K大的了。其实脑补的东西不是太多,为了把他完整写下来自己添了很多东西,但也许有些情节是和别的作者或者是K大雷同的,请多多包涵吧。

顺带一提我脑补的时候补了很多NMM2M的XXOO……当然我不会写出来的


where is mello


玛特视角:

我很喜欢梅罗,从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梅罗总是很引人瞩目,如果让我用一个形容词,大概就是张狂。像我注视着梅罗一样,尼亚也在注视着他。

梅罗非常讨厌尼亚,他从不在外人面前掩饰他对尼亚的厌恶,但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许尼亚总是第一,而梅罗总是第二。

梅罗是个很好胜的人,他几乎不会输也从不愿认输,但或许世上除了L和尼亚,没有人能够让梅罗有挫败感了。

我一直觉得我是最了解梅罗脾性的人,直到那件事情被我撞见,我才发现我错了,也许我从未了解过他,也从未了解过尼亚。

当时我们都还在华米之家,梅罗将近18岁的那周偷喝了罗杰藏在办公室里的酒。

在华米之家的每个人到达18岁那天,就要离开去外面过活,梅罗还笑嘻嘻和我说,他巴不得赶紧离开,这样就可以去做他想做的事,更重要是外面没有尼亚。

我并不讨厌尼亚,但对于我来说,梅罗不喜欢尼亚真的是一件好事。


我和梅罗睡在一个房间,尼亚的房间则相隔我们有一段距离。那个晚上我忽然梦醒,惊觉梅罗不在房里,却看到了那件匪夷所思的事。

梅罗在尼亚的房间里。

门没有关紧,我透过缝隙看见梅罗在哭泣。

尼亚默不作声抱住了梅罗,我看到梅罗亲吻了尼亚。

是的,他们在亲吻,我想我一定是眼花或者梦游了,这么可怕的一定不是现实。

我神情恍惚地回到房间蒙头大睡,祈求明早醒来梅罗就在这里。


醒来时已经过了午饭时间,不知是谁如此贴心将我的午饭摆在了床头柜。我希望是梅罗,我希望梅罗是在这间房间里醒来的。吃过饭不久后华米之家的人们却沸腾起来了,我循着人声走到了尼亚的房门前,梅罗在殴打尼亚,力道之狠仿佛尼亚就是他寻找多年的仇人。

罗杰闻讯赶来分开了他们,尼亚自始至终没有还过手也没有说过话,而梅罗也格外地沉默。没有人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紧闭的房门似乎关住了秘密。

但我知道为什么,昨晚都是真的。我大概能猜想他们到底做了什么。


梅罗回到房间里依然不发一言,就在空气压抑到让我无法呼吸时,梅罗说话了。

“昨晚我喝醉了。”

我听到梅罗这样说。

我没有去追问他到底为什么要打尼亚,这件事情似乎就这样被压下来了,没有一个人敢去问。

然而过了一晚后,当我再次半夜醒来,梅罗又不在了。

我迟疑地走过去尼亚的房间,听见屋里传来的梅罗压抑的喘息。

那一周我每天晚上都会惊醒,梅罗都在尼亚的房间里。

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以前就已经这样了,但似乎梅罗喝醉的那晚是第一次。

我始终没有勇气去问梅罗,更不会去问尼亚。这件事情似乎成为了他们的秘密,也是我的。


梅罗18岁那天,他没有收拾什么就早早地离开了。临走前,他笑着回过头对我说:“我会等你来。”

我到现在都还记得,那天早晨的阳光很明媚,撒在梅罗身上让我觉得这是他最温柔的时刻。

送别梅罗的人里只有我和罗杰,我原本以为尼亚会来,但他没有。

梅罗离开后,我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我走近尼亚的房间,发现他在看着窗外发呆。

我想,他一定是在这里目送梅罗的远去。

之后我和尼亚依然过着各自的生活,我开始想尽方法联系梅罗,这样等到下一年我出去就能马上找到他。

尼亚似乎没有因为梅罗的离开而有什么变化,日子平淡无奇到让我都在怀疑梅罗有没有出现过。


成年那天,我收拾好包袱在晚上独自离开,而梅罗,已经在华米之家的门外等我。

我第一次感谢我的护目镜,不然此刻我红了的眼眶就会出卖我。

他对我展开笑容:“嗨马特!去喝酒吧。”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梅罗喝酒的样子,在我所知范围里,梅罗是个巧克力患者,我不觉得他会喜欢酒这种和巧克力相差甚大的东西。

但梅罗看上去异常高兴,也喝得有点凶。

回到他的住所时,梅罗很显然已经醉了,红红的眼角给他英俊的脸添了一点妩媚。

我听见他喊我的名字,很低沉地一遍又一遍。

当我亲吻梅罗的时候,他没有拒绝。我突然懂了尼亚的心情,也许和我是一样的。

但我和尼亚不同,我又再次和梅罗在一起了。


我知道梅罗从没有放弃过寻找L死去的真相,也没有放弃过和尼亚的对抗。就在几年后,梅罗再次与尼亚重逢,我明明知道这是命运的安排,却又有点痛恨它来得那么快。

每当亲吻的时候我才觉得我拥有着梅罗,他喊我的名字是这么动听,我却有点情不自禁想他当初喊尼亚的样子。

也许我从来不曾拥有过梅罗,他是一个自由的男人,从来都只属于他自己。

黎明到了,但也许我已经没有明天。


Goodnight

Dear Mello


尼亚视角:

梅罗很讨厌我,这是华米之家人尽皆知的事实。

我知道他为什么讨厌我,但我想不出能让他喜欢我的方法。

梅罗总是很情感用事,这是他最致命的缺点。

和他不一样,我好像过于冷静。他总是说我冷血,每次看他瞪圆了眼怒视我的时候,我会觉得心情受到波动。

我和梅罗是完全相反的性格,也许天生就注定了我两不和。

有一次成绩下来,梅罗又是第二,我看见他藏在后山的大树下哭泣的模样,突然有点心生可怜。他其实不如外表看上去的那么坚强,却依然每天向别人挥出他的爪牙来保护自己。

我从没看过梅罗对我笑,但是他的笑容却从来不会吝啬于给玛特。

我其实是有羡慕过玛特的,在我还很小的时候我是想过和梅罗做朋友的,但后来我已经渐渐习惯了梅罗对我的恶意。

但梅罗虽然讨厌我,却也不是一个是非不分的人,他也曾帮助过我,却会在事后冷笑着说你不要误会。

他真的是一个很矛盾的人,却也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

我知道他每一次输给我都会加倍地努力,但是如果我输给他了呢?他是否就会像对待他人一样友善对待我,也许会,也许只是不屑一顾,从此与我再无交集。

我的好胜心大概是被梅罗激发的,每一次与他的较量都会让我意外地期待。

华米之家的人每当成年了是规定必须离开的,梅罗比我大了三年。

那一年,我能感觉出他有点焦虑,也许是想在离开前打败我。

在他要生日的那一周他喝醉了,半夜冲进了我的房间。

“梅罗?”

他的眼角和脸颊通红,似乎已经神志不清,没有办法听见我说话。

我清晰地看见了他的眼泪,一滴一滴滚烫地砸在我的手背上。

这是我第二次看见他在哭泣,我忍不住抱着他想安慰他,哪怕我是他最抗拒的人。


梅罗温热的嘴唇贴了上来,混着酒味让我感到也有点醉了。之后的事情来得匪夷所思,至今我都没有办法准确说出当时的梅罗和我,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我不止强调过梅罗是一个很矛盾的人,他是那样讨厌我,却又在最脆弱的时候找到了我。但是当时的梅罗,的确是很动人。

第二天梅罗清醒了,我想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些什么,应该是我们都做了些什么,我们又为什么要那样做。

他的那种崩溃和绝望,我到现在还清晰记得。

那估计是梅罗对我最诚实的一次了。

不让人奇怪的是他狠狠地揍了我一顿,我原本以为我们会在这里结束。

第二晚他没有来,可第三晚到他走前的最后一晚,他都来了。

我承认我也是思念着梅罗的,虽然我很有自信我们会再次见面,但那时也许是最后一次如此亲密了。

梅罗走的那天早晨我没有去送行,只是通过房间的窗户看向外面。

阳光把他的凌厉都褪去了,我知道他知道我在看他,但他也没有抬头。

他并没有带走什么东西,但是却把他的照片遗落在了华米之家。

所以我说,梅罗致命的缺点是感情用事。


那之后,我和玛特也没有说过话,但玛特似乎对我欲言又止。

我想他已经猜到了我和梅罗发生了什么。

玛特离开华米之家的那天梅罗去接他,这次梅罗终于抬头了。

那之后又过了两年我才离开华米之家,如我所料,梅罗没有来。

但是我知道,梅罗其实离我很近。


梅罗离开了,一如当年。

但我知道,我们从来不需要道别。


Dear Mello


评论(17)
热度(12)
©茶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