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桶

宅腐双修,博爱,不善言语。
私人杂物堆放地,CP粉。
微博茶桶儿,欢迎同好一起玩耍。

【柳沈追车】老司机带带我!!!

 @公子苏情 百粉点梗还文。

给大家迟来的国庆快乐,本来打算国庆搞定全部点文结果计划赶不上变化,天天外出累成doge

平时在学校由于课多现在外出打兼职也比较忙所以速度更加龟速了OTL

辣鸡作者我7号中午就滚回学校去了只能先还一个点文,希望还在等我文的姑娘能够原谅我

好像是一个多月没写文吧,感觉自己是柳沈圈里写得最辣鸡的作者了谢谢关注我的大家!

另外作为一个转抽狂魔微博已经给好些姑娘嫌弃了不断掉粉,只能说还在关注我的小天使们谢谢你们的不嫌弃啊!我觉得我该改过自新了……躺

这篇文是我当年临高考因太过压抑而走读一个月的经历,当时说给苏情姑娘听结果她笑得不要不要的,还感叹要是她是插画班的一定要把这个经历给撸个短漫出来,还说要让我写了和她的一篇旅游糖一起发,结果,文呢→_→(花式催文嘿嘿)

和你们说!这真的是我很惨痛的经历啊!!!!当时我还想着等我高考后要画一篇四格短漫出来,名字就叫做!追!车!少!年!

然而,我不会画画╮(╯▽╰)╭

于是苏情姑娘是真的很喜欢我这个追车梗,开点文的时候就和我说就写追车吧。话说当时还各种开脑洞什么师傅柳交警柳的哈哈哈哈哈哈

但是和你们说,小说来源于现实,但是现实和小说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起码我当年,一直没有遇到这么一位柳清歌。

 

沈清秋又一次错过了这班车,这已经是他第18次的追逐失败。

“Holy shit!存心和我过不去吗?”

沈清秋看了看手腕的表,距离下一班车起码要等10分钟以上,如果你好运,兴许几分钟就来车了,但以这二十天的经历来看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下一辆车将要等待15分钟左右。

车站的人很少,果不其然,沈清秋又看见了那位从对面马路缓缓走来的少年。而少年,也看见了他。

沈清秋不由得朝他微微一笑,少年似是没有预料到他的反应,愣了几秒也点头致意。

 

沈清秋在最近一个月成为走读生,每天下课后他便和同为走读生的同学一起以最快速度跑下楼梯奔向校门,然后快速打卡上车。一般如果你错过了这班特意来学校门口接走读生的公交,大抵就要靠摩托大佬载你出去了。

为此沈清秋曾不止一次吐槽过学校对文科生的不友好,课室全在5层或6层高楼的文科走读生们飞奔直下再跑几百米到达校门口已经喘成了哈士奇。偏偏司机准时得就像只会从闹钟里跳出来打咕的鸟那样每天雷打不动5点半就开车走人,行行行,你是大佬你说了算。

 

沈清秋和少数人是到达某个公交站后便需要转车的,落地之后,走一段路便到达十字路口。只要通过人行道再往前走一小段路便是下一个车站。大多数时候,沈清秋下车时路段刚好为红灯。而适合沈清秋乘坐的公交,就会在他前方等待红绿灯。

于是属于沈清秋的奔跑之旅开启了,他几乎用尽了吃奶的力气来奔跑,但仿佛魔怔一般,无论沈清秋闯不闯人行道的红灯,他都会在距离车站几步之遥错过了那辆后来居上的公交。

一天一天,沈清秋的追车之旅大同小异。

有几次,他感觉自己一定能追上,但偏偏前方交警叔叔就站在人行道旁指挥交通,导致沈清秋不敢闯红灯而眼睁睁看着公交离去。

有时候沈清秋也感到心灰意冷,他一定是和这部公交的时间犯冲了,怎么就没有一次能赶上呢?于是他会在下站点百般无聊等车,但这段时间总是如此难熬。

 

也许你会问,为什么沈清秋就不能老老实实待在原地等待呢?沈清秋也说不上为什么。

也许他和柳清歌冥冥之中有那么些缘分。

 

就如沈清秋会在车站情不自禁转头看看柳清歌,柳清歌也有注意到他。

同为走读生的柳清歌从未见过如此倒霉的人,从沈清秋追车的第一天起他就看到了,那种魔怔一般的几步之遥总是隔绝他与那辆公交,无论沈清秋闯不闯人行道的红灯,他和那辆公交就是差了几步。而仅仅几步之遥,也没能让司机停留片刻好心地载他一程。

可以说,柳清歌是沈清秋追车之旅的见证人。

他和沈清秋的家在同一个方向,虽然学校不同但到达车站的时间总是相差无几。

有时候他会比沈清秋快一些,从而坐上那辆公交。他有些在意地从车窗往后看去,就看到了沈清秋气喘吁吁从后方走上车站的身影。有时候他会比沈清秋慢一点,然后就能目睹一个宛如脱缰野马的人奔向车站。但很多时候,他和沈清秋几乎是同时到达车站的。

整整20天了,柳清歌没有见过他成功坐上那辆公交,若要问个所以然,那就是只要柳清歌不比他早到,都会和他坐上同一班车。

这人,真是倒霉到家了。

 

而就在今天,沈清秋和他打招呼了,那个笑容倒是有点像春日的阳光。

于是在第16次同坐一辆公交车的今天,柳清歌情不自禁在心里祝福沈清秋一句,希望你下次能追上。

 

有时候,世事真的很神奇,让你会怀疑,是不是一切早有安排。

沈清秋只申请了一个月的走读,这是他走读的最后一天了,他发誓今天一定要追上那辆公交,不然这一个月来的努力追赶都成了白费。

而今天,他又迎来了失败。

他低下头叹了口气,转过身便看到了骑着自行车停靠在一旁的柳清歌。

四目对视,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直到柳清歌颇有些尴尬地偏过了头。

“上来吧。”

柳清歌说道。

闻言,沈清秋先是感到震惊,接着笑容便爬上他的双颊,他缓缓走到柳清歌自行车的后座上坐好,给自己第31天的走读之旅添上了别样的句号。

“我叫沈清秋,交个朋友吧。”

“嗯。”

Fin.

 

 


评论(7)
热度(69)
©茶桶 | Powered by LOFTER